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Warning

Message: fopen(http://solr.findbook.tw:8080/solr/core0/mlt?q=oid%3A124117&wt=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Connection refused

Filename: libraries/SolrClient.php

Line Number: 192

Findbook > 商品簡介 > 縱橫天下

縱橫天下

縱橫天下

作者:雷蒙.班森, 出版社:輕舟, 出版日期:2000-01-01

商品條碼:9789578411951, ISBN:9578411952
分類標籤:文學 » 中文書 » 大眾文學 » 中外文學 » 羅曼史小說

 

內容簡介

縱橫天下
著名的石油大亨--羅勃特.金恩爵士--竟然在秘密情報局的總部內遭暗殺了。詹姆斯.龐德這次的任務,不只是要保護金恩爵士美麗嬌弱的女兒,還得對付來自俄羅斯的恐怖份子;但是,這次的暗殺行動究竟是為了什麼?

是金錢?石油?愛情?還是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

皮爾斯布洛斯南、蘇菲瑪索主演同名電影原著小說

網路試閱

第三章 伊萊翠
  羅勃特爵士的告別式,就在他鄉間的別墅舉行。此處靠近蘇格蘭最大的淡水湖AB羅蒙湖的湖岸,往南十八哩就是格拉斯哥市及克雷得河,在地理上,它正好介於蘇格蘭的高地與低地的交界。幾世紀以來,美麗的羅蒙湖已經吸引了無數的著名作家前來駐足欣賞。
  來自世界各地的哀悼者,此刻正聚集在此處;這些人都是舉足輕重的知名人士及權貴,身上都穿著黑色的西服。
  告別式的現場是一座十九世紀式的禮拜堂,場面盛大隆重,有哀慟的風笛演奏,伴隨著友人真摯的哀悼詞,連女王都致電表達慰問之意。
  詹姆斯‧龐德遲到了,他左手臂纏著吊帶,開著阿斯頓‧馬丁DB五,飛快地駛往蘇格蘭。他抵達別墅、通過層層嚴密的守衛關卡後,終於趕上告別式的結束時刻。龐德混入走出禮拜堂的哀悼者之中,站在莫尼彭尼後方幾步;她正與比爾‧坦納,和查爾斯‧羅賓森一起,這兩人分別是M小姐的幕僚長及頂尖的分析家。
  當那位美得令人屏息的年輕女人走出禮拜堂門口時,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瘦高的身材玲瓏有致,有著一頭及肩的金髮,與一雙銳利的棕色眼眸,而柔軟的雙唇此刻正緊閉著。龐德馬上為她著迷,雖然他曾看過她的照片,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本人。她昂首闊步穿過人群,不斷問候慰勉前來致哀的親友,神態就像年輕的總統夫人AB賈桂琳‧甘迺迪AB一樣高貴。
  羅賓森是個年輕的黑人,兩年前才加入MI六。他對莫尼彭尼說:「進行告別式時,我一直無法將目光從那個年輕的女人身上移開。」
  龐德來到他身邊插嘴說道:「她是金恩的女兒,伊萊翠。」
  羅賓森說得沒錯,伊萊翠真的是美若天仙。她年約二十五、六歲,但是神色卻有幾分蒼老。那雙棕色的眼眸隱藏著深刻的哀傷之情,訴說著眼眸的主人正生活在黑暗的地獄之中;龐德知道這不光是她父親的死所引起的。
  龐德的目光也無法從她身上移開,一直看著她不斷親吻每個人的臉頰,接受親友慰藉的擁抱......當她與M相擁時,龐德心中立即湧起一股責任感與哀慟。
  M的手臂環抱著伊萊翠,兩人並肩走著。M是爵士的密友,此刻理所當然地扮演起保護者的角色,甚至有幾分母親的味道;伊萊翠的母親在幾年前就因為癌症去世。
  龐德看著她們兩人走向湖邊,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莫名的疑懼,自己也無法理解究竟是為什麼。

  當天下午,MI六一群人搭車抵達山恩堡。這是秘密情報局在蘇格蘭的指揮中心,最早是亞歷山大二世於一二二○年,為了防禦維京人的入侵而建,後來成為軍防要塞,由席弗斯伯爵接管。一七一九年,第五代的席弗斯伯爵為了保護君王復辟的擁護者,以此作為抵禦西班牙軍隊的根據地,致使城堡遭受嚴重的毀壞,直到兩百年後才再度修復。M的父親退休後不久,秘密情報局就買下其中一部份,把它變成私人用地,守衛森嚴,完全謝絕遊客參觀。而M更是對蘇格蘭有一份親密的認同感,與當地政府關係良好。身為MI六的領導人,幾年下來,她所有的活動空間都侷限在倫敦總部,但她已經十分厭倦這個大都市,非常盼望能夠離開一陣子。最近她逐漸培養出機動性的指揮能力,而隨著蘇格蘭指揮中心的落成,她終於可以在兩地之間自由來去,甚至還可以拉著下屬一起前往。
  今晚,M召開簡報會議,決定為羅勃特爵士的死展開快速的反擊行動。所有正等著分派勤務的情報員都在場,包括龐德、坦納、羅賓森、莫尼彭尼及其他重要的成員。這群人坐在一間大石室內,天花板垂吊的古典吊燈,與尖端的電子監控設備顯得極不協調。
  除了龐德之外,每位成員面前的桌上,都擺著一疊厚厚的簡報資料。
  坦納的聲音在石室內迴盪:「我們的分析家日以繼夜地研究倫敦的爆炸事件,安全局方面幾乎毫無頭緒,但是刑事小組卻在裝錢的袋子上找到一些線索,並取樣測試,結果發現那些鈔票事先浸泡過尿素,乾燥後再緊緊綑綁在一起,變成威力驚人的炸彈。」坦納對龐德點點頭,又繼續說:「007的手指摸過鈔票之後,再接觸到水ABM辦公室的冰塊,就產生了化學作用,於是才辨識出炸彈的成份。」
  龐德回想起當時聽到的嘶嘶聲,並看見杯內沸騰的威士忌酒;如果能夠提早一、兩分鐘注意到的話......
  坦納又接著說:「我們一直猜不到炸彈是如何引爆的,直到在那位女郎的船上找到一枚無線電發射器,才解開這個謎題。我們猜測,有人將防偽造的金屬片換成鏡片,作為引爆炸彈的引信。」
  坦納拿起金恩的胸針,它已經被燒得面目全非,「爵士佩帶了一枚像這樣的胸針,他稱之為﹃幽谷之眼﹄。這是祖傳的寶石,他一直把它當成護身符,戴在身上。但是這個顯然不是原來的﹃幽谷之眼﹄,它被人掉包了。幸好安全局找到這件證物,尤其是在這樣亂七八糟的情況下。這枚胸針有一個隱藏式無線電收發器,可以引爆。換言之,那名女子就是利用這個掉了包的胸針作為引信,連接到船上的發射器,接著,她只要將天線對準秘密情報局的大樓,按下按鈕,胸針就會發出訊號,觸動鈔票上的鎂片,引爆炸彈。」
  銀幕上出現了茱莉葉塔的照片。
  「她的全名是茱莉葉塔‧達文西,義大利的恐怖主義者,在地中海一帶活動。除此之外,我們對她所知有限,也不知道幕後的首腦是誰。」
  站在坦納身旁的羅賓森接著說:「一定是爵士的親信將胸針掉了包,然而唯一的線索又引爆熱氣球自殺了,所以,現在每個人都是掉換胸針的嫌犯。」說完他對M點了一下頭,表示報告完畢。
  M站了起來,注視著每個人好一會兒。在她開口之前,大家就已經可以預見,她所要說的結論一定非常嚴厲。
  「這讓人無法忍受,」她停頓了一下,讓情緒稍微恢復平靜,才又接著說:「我們絕不被濫殺無辜的人恐嚇,更拒絕被恐怖份子利用,把我們當成殺人的工具。」
  她審視著屋內每個人,說道:「你們都有責任,務必要找出這項暴行的主謀者,不計代價去追捕他,即使踏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揪出來,押上法庭接受審判。」
  M說完,目光環視了一圈,就轉身離開房間。
  其他的情報員紛紛翻開簡報來研讀,龐德看著他們,這才恍然大悟,發現自己竟被摒除於這次的任務之外。坦納正要往外走,龐德急忙攔住他。
  「比爾......?」
  坦納指了指龐德手臂上的吊帶說:「對不起,詹姆斯,M說你的身體情形不佳,不能參加這次的行動。」
  龐德面露懷疑,而坦納則舉起雙臂,表示無能為力,接著就轉身離去。
  龐德呆坐了一會兒,看著同事們專注地研究簡報,心想:好吧!就去接受治療吧!他知道該怎麼做。

  龐德實在無意嘲笑莫莉‧渥姆富烈遜醫師的名字(譯註:意似「騷包」),但是她顯然名副其實。自從她三個月前到秘密情報局擔任醫護工作之後,這個姓名就成了男同事取笑的對象,而她自己則更努力賣弄風騷,到處留情,甚至露骨地表示,願意為龐德進行非正式的身體檢查。龐德懷疑這樣的女人能夠在這裡待多久,但是到目前為止,她似乎還頗能勝任醫護工作。
  渥姆富烈遜醫師是個金髮碧眼、嬌小玲瓏的尤物。她的聽診器像獎牌一樣,懸掛在胸前,而眼神則充滿活力與自信,令人著迷。
  當龐德脫去襯衫,坐在檢查台上,讓莫莉在左肩上又刺又戳時,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醫師的女性特質上,並努力表現出毫不退縮的模樣,但是受傷的部位仍然使他痛徹心扉。
  莫莉說:「鎖骨脫臼需要時間復原,詹姆斯,你的情況與上次比起來,並沒有比較好,如果再不小心......」
  莫莉十分了解他頑強的個性,於是伸出手指往最敏感的地方按了一下。
  「哦!」龐德露出痛苦的模樣。
  女醫師搖著頭說:「你得休息幾個禮拜才能出勤。」
  「莫莉,我需要一份體檢報告,好證明我的健康情況良好,妳得幫幫我。」
  莫莉的手指再次碰觸瘀血的受傷部位,但這次是輕輕地:「詹姆斯,這實在不符合......」
  龐德攬著她的腰說:「職業道德?」
  她瞪了他一眼。
  龐德帶著討好的微笑看著莫莉,「我們不要再為這件事爭辯了好不好?」
  莫莉低下頭看著龐德的手,考慮了幾秒鐘,然後回報他一個微笑,眼神充滿誘惑,「答應我,」說著再次用手指戳著受傷的肩膀,讓龐德痛得瑟縮起來,「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龐德回答:「悉聽吩咐......」
  於是莫莉走近他,芬芳的香水味撲鼻而來,「......只要跟我保持聯絡......」
  龐德接受莫莉無言的邀請,為她拉下裙子的拉鍊,脫下裙子扔在地上。白色的絲襪與吊襪帶立即呈現在龐德眼前,凝脂般細白的大腿正渴望接受愛撫;他動手解開莫莉襯衫上的鈕釦,而莫莉也伸出手幫忙。
  她喘著氣說:「......如果你能表現出充沛的......體力......」
  襯衫已經脫下了,露出裡面的白色蕾絲胸罩,過小的尺寸將乳房襯托得更加豐滿;熾烈的慾念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並且完成所有的......」莫莉還沒說完,龐德已經將她的身軀拉向自己,兩人的嘴唇緊貼了將近有二十秒鐘之久。
  四片嘴唇好不容易分開時,龐德低語道:「......高難度的肢體動作?」
  她把龐德推倒在體檢台,爬上去壓住他,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吻著他......
  龐德的手伸到莫莉的背後,解開胸罩的釦子,她呼吸急促地說:「我就可以......隨時奉陪......」
  四片嘴唇再度緊貼在一起。
  「好!我一定不會讓妳失望。」當莫莉的手探向龐德的長褲拉鍊時,他說。

  一小時之後,龐德離開醫護室。他拆下手臂上的吊帶,將之隨手掛在走廊的一對盔甲上,然後對它說:「讓我們繼續為祖國奮鬥。」
  遠處傳來的風笛聲,引起了龐德的注意;他知道聲音出自何處。
  他靜靜地沿著古老的走廊走著,下了一段石梯,看見一位身著蘇格蘭服裝的男人吼叫著:「注意。」聲音很熟悉。
  那名男子停止吹笛的動作,風笛的一根管子射出子彈,而另一根管子則噴出烈焰,目標是二十呎外的一個人形靶子。靶子被子彈貫穿後,已經融成一團。
  龐德揶揄地說:「Q,我在想,是否應該付一些費用給風笛手?」
  「閉嘴,007。」布恩羅伊德少校回答,看起來似乎很不高興。
  「我說錯話了嗎?」
  「不是,」少校雙手抱著胸,「你做錯事了。」
  這時龐德才注意到,那艘損壞的快艇就躺在實驗室的正中央。
  少校說:「我退休以後要用的釣魚船,已經被你毀了。」
  「假如我早知道的話,我一定會......那句成語是怎麼說的......﹃完璧歸趙﹄?」
  少校氣得渾身發抖地說道:「別跟我耍嘴皮子,007。」
  Q實驗室從不打烊,技師們總是日以繼夜地工作。少校一直盼望著退休日的來臨,他很不喜歡從倫敦飛來山恩堡,然而一接到M的電話,他還是非來不可,所以看起來又累又氣。
  「過來,趕快結束工作吧!我得睡覺了,我要你見見我的接班人。」
  少校領著龐德來到桌前,他按下一顆鈕,地板立即左右分開,一個平台緩緩上升。平台上有一部全新的敞篷車AB灰色的BMW∣Z八,配備有黑色的頂篷。一名男子正在車旁裝載飛彈,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白色外套的一角被門夾住了,當他發現時,卻又因轉錯邊而無法脫身。
  龐德與少校對看了一眼。
  龐德忍不住說:「打開門就行了。」說完並拉下把手,才把他放了出來。
  男子轉向龐德,傲慢地問道:「你是......?」
  少校立即接口:「他是007。」
  龐德揶揄著說:「上校是Q,那麼你就是『R』囉?」其實大家都知道,「Q」代表的是「軍官」。
  少校的副手忍住笑意,回答說:「哦,是呀,聰明絕頂的007,我也許有點可笑,但我相信這部機器一定會讓你滿意。」
  這名男子個子很高,前額寬廣,還留了八字鬍。龐德注意到他口袋裡的太陽眼鏡,立即伸手取出來檢視一番。
  「新款嗎?還是改良品?」
  「聽說你受了傷,不能出勤。」副手說道。
  龐德收起眼鏡,聳聳肩說道:「不久後答案就會揭曉。」說罷走向車子,「介紹一下你的新玩意兒吧。」
  副手一面繞著車子走,一面說道:「正如我所說的......,它具有最新的攔截及反制功能,鈦金屬防護套,多功能掃瞄器,六座置杯架......應有盡有,設想周到。」
  「應該說是配備齊全,」少校插嘴說道,「好了,你為何不試試那件夾克給007看?」
  副手猶豫了一下,然後走向桌子,穿上一件黑色的外套。
  上校指了指太陽眼鏡,說:「那是全新設計的精良設備,類似X光透視鏡,可以找出隱藏的武器。」接著他領著龐德來到另一張子,遞給他一隻歐米茄手錶:「這是第十九隻了吧?不要再弄丟了,行不行?這隻錶有雙重雷射光,一個迷你爪鉤,及一條五十呎長的高彈性細繩,可以懸吊八百磅重的物體。」
  龐德對這隻錶的功能大感驚訝,立即把手錶戴在手腕上。兩人轉身走向副手,聽到副手抱怨說:「真奇怪。」
  他正低下頭在夾克上搜尋著:「有人忘了拿掉標籤......」
  只見他用力一拉,夾克突然膨脹成一個氣囊,緊緊地包裹著他,讓人絲毫動彈不得。
  「他似乎非常適合這項展示工作。」龐德說著,並與少校離開實驗室,來到安靜的一角。龐德問:「少校,你該不會馬上退休吧?」
  少校眼裡充滿戲謔的神采,回答道:「小心,007,我一直想教你學會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永遠不能讓他們知道你的弱點。」
  「那第二件事呢?」
  「隨時想好脫身的計劃。」少校說著,突然身後裂開一道門,煙霧瞬間包圍他,等到煙霧散開之後,少校也不見了。

  位於倫敦的秘密情報局總部,最近新成立了一間視聽圖書館,其附屬的研究部門是機動性的工作單位,擁有一部大型的電腦化視聽百科全書。只要鍵入一個主題,所有的相關資料就會以多媒體的視聽方式,呈現在螢幕上。
  龐德希望了解伊萊翠綁架案的始末,但是正如M所說,所有的新聞報導很快就不再追蹤此案,所以他只概略知道伊萊翠殺死了幾個綁匪,並成功地逃出魔掌,但是主使者仍然逍遙法外。
  首先他找到羅勃特‧金恩的發跡史。螢幕上出現了照片、剪報、雜誌及電視的報導片段,全都和金恩爵士的事業生涯有關。金恩所領導的公司似乎頗受媒體青睞,尤其是報紙的財經版。而爵士的頭銜更是大眾關注的焦點。此外,他的二度婚姻,以及女兒的出生,也同樣備受矚目。
  龐德將注意力轉到有關伊萊翠的部份,有關她童年時期的新聞並不多,只有少數幾篇報導,例如十六歲的生日照片、進入大學時的新聞等,交代了成長過程的點滴,而︽時代︾雜誌則報導了她加入家族企業,可望成為父親接班人的消息。在她的成長過程中,足跡遍佈全球AB在巴黎唸寄宿學校,在蘇格蘭唸大學,暑假就在中東與母親的家人一起渡過,之後,再到亞塞拜然的別墅定居。
  不過,接下的資料才是龐德真正感興趣的。他看見報紙標題寫著幾個聳動的字眼:伊萊翠‧金恩被綁架!
  龐德跳到「警方的檔案」繼續查看資料,找到一張綁匪寄給羅勃特爵士的照片,照片中的伊萊翠被毆打成傷,頭上包著繃帶,手裡拿著報紙,上面的頭條新聞就是綁架!綁匪在照片下方潦草地寫出贖金的金額AB美金五,○○○,○○○。
  根據伊萊翠本人向警方口述,她很早就打定主意要逃出魔掌。於是,當其中一名綁匪試圖接近她時,她便適時踢中對方的鼠蹊部,趁對方痛得彎下腰時,一把奪走手槍殺死他,接著又射殺了另一名綁匪,衝出那間拘留她數日的偏僻小屋,跌跌撞撞地跑到大馬路上,再由一位卡車司機載她到警局報案。
  龐德將畫面轉到「警方審訊」的部份。伊萊翠出現在螢幕上,傷口已經包紮妥當,但是她的神情極為激動,幾乎接近歇斯底里的狀態,臉頰上也淌著淚水。
  檢察官小心地詢問道:「請再解釋一次,妳是如何奪下槍枝的?」
  伊萊翠哭叫著:「你們到底要我說幾次?有一名綁匪想要非禮我......他走進我的房間......想撫摸我。」
  「當時是午夜嗎?」
  「凌晨,黎明的時候,我衝出那棟房子時,太陽已經昇上來了。」
  「後來呢?」
  「我說過......」她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敘述逃亡的過程,「我假裝順從......減低他的戒心......然後踢中他的鼠蹊部,趁他彎下身體時,拔出他的槍,開槍射他。」
  「接下來呢?」
  「我聽到槍聲和腳步聲,其他綁匪追過來查看。我瞄準門口,等門一開就馬上開槍。」
  「門口有幾個人?」
  「兩個,都被我射中了。」
  「那名主謀呢?妳能不能描述一下他的長相?」
  「禿頭、黑眼珠,他一直大聲喊叫,」伊萊翠哽咽地說,「他一直大叫......」
  龐德按下暫停鍵,輕輕撫摸著畫面上伊萊翠的臉頰,試圖擦去她的淚水;多美麗的女子......真是一場可怕的經歷......
  突然間,他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龐德從口袋中取出那張幾乎被遺忘的清單,上面仍寫著三,○三○,○○三‧○三。龐德感覺頸椎骨後方的神經彷彿被彈了一下。
  他輕輕鍵入一排字,得知美金與英鎊的換算匯率,接著輸入三,○三○,○○三‧○三,再按下「輸入」。
  結果螢幕上出現「美金五,○○○,○○○」。龐德死盯著這個數字,在腦中推敲其中的含義。他又輸入幾個字,螢幕上立即顯示「伊萊翠‧金恩,檔案編號七六三四七三三」,但是當他再按下「輸入」鍵時,映入他眼簾的卻是「拒絕進入」的字樣。
  他又試了幾次,但結果還是一樣。
  龐德靠在椅背上,心中困惑不已。他輕輕彈著手上的紙條,想到了唯一一個可能知道答案的人。

  龐德走到簡報室外,心中盤算著他是否該這麼做。M一定知道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但是她願意告訴他嗎?
  他決定不再猶豫,於是一語不發,快步地走過莫尼彭尼的座位。他一打開門,便發現M正在與坦納、羅賓森及另兩位行政人員交換意見。
  M抬起頭說:「007,有事嗎?」
  「我想多了解伊萊翠‧金恩的綁架案。」
  M極力不露痕跡地說:「我怎麼不知道你已經獲准參與這個案子......」
  「害死羅勃特爵士的錢是我帶回來的。」
  「不要扯進私人的感情。」
  「我沒有,妳有嗎?」龐德停頓了一下,接著又說:「妳是唯一可以封鎖檔案的人。安全局正在處理這個案子嗎?我不相信。」
  M猶豫了一下,然後轉身對坦納等人說:「麻煩你們先離開一下。」
  其他人離開後,M看著龐德就坐,說:「我無法忍受不服從命令的下屬,007。」
  龐德聳聳肩。他雖然了解自己已經逾越了上司與下屬的界線,但仍然不死心,試圖以溫柔的語調詢問:「......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M轉開臉,顯然心中正在掙扎;最後她終於說:「羅勃特在伊萊翠被綁架後,曾經自行與綁匪交涉,但沒有成功。」
  龐德靜靜地聽著。
  「所以他就來找我,你也知道,我們絕不可能讓綁匪逍遙法外。我把所有的母性本能完全擺在一邊,要求羅勃特先不要付贖款,我以為我們有足夠的時間來追捕綁匪。」
  「妳利用伊萊翠做餌。」
  「是的。」
  「妳認為可以將歹徒一網打盡?」
  「是的,只要查出誰是幕後主使者。」
  龐德靜靜等M把話說完,然後說:「交給爵士的錢,總金額與綁架的贖款金額完成相同。」他將紙條遞給M,看見她站了起來,又繼續說:「這是個陷阱,他們之所以讓我活著離開西班牙,就是要利用我把炸彈送到爵士手上。這同時也是一項警告,M,妳的對手又回來了。」
  M看著龐德,腦中不斷思索:「現在我們知道是誰殺了0012...... 以及羅勃特。」

  午夜時分,一群工作夥伴重新聚集在簡報室。坦納及羅賓森忙著準備視聽設備,以便讓M順利分派工作。
  牆壁上投映出一名男子的臉,他的輪廓瘦削有力,光頭,有一雙漆黑而冷峻的眼睛。
  「維克特‧佐卡斯,又名......」
  「黑狐雷諾,」龐德接著說,「是個恐怖份子。」
  坦納拿起手上的簡報。「他曾經在平壤及北韓一帶活動,一九九六年到莫斯科,也曾經出現在阿富汗、波士尼亞、伊拉克、伊朗、貝魯特及高棉等國。」
  龐德注意到,「都是一些著名的渡假勝地。」
  坦納繼續說:「他唯一的目的就是製造混亂。沒有固定的雇主,並且與蘇聯的黑社會份子有聯繫。」
  M補充說:「他就是綁架伊萊翠的幕後主使者。羅勃特來找我之後,我派了009去暗殺他,但是在任務完成之前,伊萊翠就已經逃出來了。一個星期之後,我們的情報員在敘利亞完成獵殺工作,用一顆子彈貫穿了雷諾的腦袋。」說到這裡,M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很顯然,子彈還留在他的腦袋裡。」
  龐德問:「他為什麼沒死?」
  坦納在控制面板上按下一顆鈕,房間中央立即出現了一個大型三D立體頭蓋骨的影像。
  坦納說:「我們以為他死了,於是關閉他的檔案,因此忽略了有人宣稱曾經兩度看見他出現在阿富汗及亞塞拜然共和國的報告。一個小時前,我們收到土耳其指揮中心的消息,證實雷諾的確還活著。」
  M對身旁的人點點頭,莫莉從黑暗處走出來解釋:「敘利亞的醫師救了雷諾,卻無法取出子彈,所以雷諾殺了他。」
  她接過操作投影機的工作。在X光的照射下,龐德可以清楚地看出子彈仍停留在雷諾右側的太陽穴中。
  「我們握有雷諾腦部的X光片,發現子彈貫穿了脊髓,切斷神經,使他失去觸覺和嗅覺的功能,也感覺不到疼痛,我敢打賭他大部份的顏面肌肉都已經麻痺了,這會使他比一般人更瘋狂。雖然那顆子彈最終還是會要了他的命,但是在死之前,他一定會變得更勇猛。」
  M接著說:「羅勃特死了,MI六的名譽也受到污衊,雷諾終究還是報了仇。」  
  龐德說:「還不算,他最後的一個目標還活著AB那就是伊萊翠。」
  這個推測讓M不寒而慄:「我想起另一件事。」
  「什麼事?」
  「伊萊翠繼承了父親的石油事業,擁有極大的權勢。」
  此時莫尼彭尼走了進來,交給M一份資料,她看完後就看著龐德。
  「醫師開了張診斷書,證明你擁有過人的體力。」
  莫尼彭尼看了莫莉一眼,發現她的裙子歪向一邊,於是揶揄著說:「我相信他本人已經親自向醫師證實過了,他確實可以勝任目前的任務。」
  莫莉注意到莫尼彭尼的目光後,趕緊將裙子調整好,而龐德則把臉別向它處。
  M的話及時化解了尷尬:「莫尼彭尼、莫莉,謝謝妳們的幫忙。」
  兩位女士離開後,龐德問道:「009在哪裡?我想問他一些事。」
  「他現在在中東出任務。你所有的問題,都可以在雷諾的檔案裡找到答案。要是他當時能再瞄準一點就好了。」
  「那0012呢?」
  「既然那個案子已經證實與羅勃特爵士的死有關,我會把他的檔案交給你。007,我要你去保護伊萊翠,她正在裏海接管父親生前的工作,你務必要找出幕後的黑手。如果你的推測沒錯,雷諾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伊萊翠。」
  「她又成為魚餌了。保護伊萊翠,殺了雷諾?」
  龐德的話得到M的默許。
  「伊萊翠不需要知道幕後主使者是誰,別嚇壞她。」
  龐德結論道:「這是一項秘密行動。」
  M瞇起眼睛注視著龐德:「記住,不論如何,你都要有適當的分寸。」
  她實在太了解他了。
商品簡介由 iRead 灰熊愛讀書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