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也瘋狂

子平也瘋狂

作者:許羽賢, 出版社:武陵, 出版日期:2004-10-30

商品條碼:9789573511892, ISBN:9573511894
分類標籤:中文書 » 藝術 » 生活 » 休閒娛樂 » 生活藝術

 

內容簡介

子平也瘋狂

序言
李 序
  莎士比亞說:「你千萬不可輕視你所不知的真理,否則你會以生命的代價賠償你所犯的過失。」過去未曾研習命理,經常聽到傳言謂:「算命嘴糊累累」,意思是江湖術士混飯吃,沒根據,不可靠。自從研習命理,特別是子平,自發生興趣及至潛研過程,猶如學書法之異曲同歸,記得日本高雲書法學會會長鈴木和堂對我說:「學書法,初級班十五年,高級班二十五年,然後才能進入到自我隨心所欲,龍飛鳳舞的境界。」由此可見一種學問或藝術要達到高深的境界絕非短期所能成就。
  當今研習命理風氣盛行,最近經濟景氣不佳,算命業一枝獨秀。有些研究命理的同道,不管是初級、高級,或是已進入到融會貫通隨心所欲之境界者,隨意在人潮多的地方租屋開館執業,或透過第四台、電台招攬生意,由於其中程度參差不齊,更有假藉命相之名,而行詐財騙色之實的惡徒,自毀清譽,實為命理同道之罪人,亦為法理所不容。
  身為命理研究者,應抱持博學、用心、專精的精神,以先賢袁樹珊所云:學問、常變、言語、敦品、勸勉、警勵、治生、濟貧、節義、戒貪等星家十要來勉勵自我。
  目前社會有些輕視命理,自命為知識份子之人,本身缺乏興趣,又不用心研究,任意批判命理不驗,「有命看到無命」!個人認為你可以不相信,但絕對不能違反命理法則,否則就如莎士比亞所說:「你會以生命的代價,賠償你所犯的過失。」吾弟羽賢研究命理專業用心,博覽古今命理經典著作,且親自編撰許多優秀的命理書籍傳世,今繼著《子平也瘋狂》大作,此書依現代社會環境作背景,活用八字於日常生活之中,結合平日為人批命的實務經驗,印證命理經典理論,特別就《上帝也算命》系列書中的看法提出不同的見解以供後人評斷。

陳 序
  夫五行者,天地流行之氣,四時運行,循環不絕,萬物由氣聚而生,氣散而亡,自然之道也。人命自見光受氣,而定一生之枯榮,得氣之純者,或為將,或為相;得氣之雜者,或為草澤英雄,或為異路功名;若遇五行混亂偏枯者,或為貧賤,或為市井無賴。富貴貧賤,吉凶壽夭,莫不基於先後天時空之交互演化,所謂盡人事者,最後尚須聽乎天命,此乃不爭之事實也。
  考八字祿命之學,歷代諸賢一再闡發,早已躋於學術之林。如唐?李虛中,五代?徐子平,宋?徐大升,明?劉伯溫、萬育吾,清?陳素庵、沈孝瞻、任鐵樵等先賢,無一不是當代仕紳名流,先賢所著之書,內容典雅,哲理深邃,絕非盡屬道聽塗說。明末清初以後,子平祿命學術廣被社會各階層所肯定,因此,打著子平旗號謀生的術士日增,其中有不學無術者,結合黑幫勢力,掛羊頭賣狗肉,專搞斂財騙色等醜事,加之傳承之間大打爛仗,正宗子平因而式微。今日術士,動輒言以子平論命,其實包山包海,說明白一點,不過猜命套命而已,子平會被有識之士斥為迷信、無稽,亦無足怪哉。
  台北有施寄青、陳燁二位作家合著《上帝也算命》系列等書,書中內容不論子平、紫微、占星、風水、鐵板、摸骨、卜卦、手面相、姓名學、擇日……等等,凡是與算命術扯上關係的,無不痛加抨擊,而且筆到之處毫不留情。試想,社會各行各業人士,無不優劣不齊,有精英,也有敗類,命理界亦不例外,命學雖有重整、革新的必要,但卻不必全面封殺,二位作家不分青紅皂白,一竿子打落整船人,此舉不但誤導外行讀者,並嚴重阻礙命學的生存發展。
  許師羽賢先生,不忍聖術沉淪,發心撰寫《子平也瘋狂》一書,此書除了針對《上帝也算命》書中批評子平的部分提出嚴詞反駁之外,對子平傳承錯誤之處,均採古今命造實例,作詳細比對、解說,並加辯證。本書內容豐富,文筆流暢,字句精鍊,美不勝收,且文到幽默之處,無不讓人捧腹大笑,讀者不但可藉以怡心,更能增加論命經驗,一舉數得,保證值回票價。

李 序
  八字命理,始於唐朝李虛中,以年柱為主,配合胎月日時四柱干支,用納音五行,看其生剋制化,論斷吉凶禍福。因為不確實,十有九誤,所以到了五代時期,出現了一位偉大的命理學家徐子平,改以日柱為主,依年月日時四柱干支五行變化,定格局、取用神。至此八字命學大致底定,因此後人尊八字命學為「子平命學」。
  自徐子平變法後,名家百出,著作如林,如徐大升之《淵海子平》、萬育吾之《三命通會》、張楠之《神峰通考命理正宗》等,但最有名、影響最深的當屬明朝國師劉伯溫所注的《滴天髓》,以及作者不詳的《欄江網》,又名《窮通寶鑑》。《滴天髓》因原意過於深奧難懂而少人理會,反而《欄江網》雖然謬誤連連,亂用五行,卻大行其道,蓋因《欄江網》是江湖術法容易學習之故也。清代名士任鐵樵所注之《滴天髓徵義》及民初賢哲徐樂吾補注之《滴天髓札記》,說穿了就是用《欄江網》的術法去解釋《滴天髓》,也就是說是披著《滴天髓》外衣的《欄江網》,而《滴天髓》的原貌卻早已蕩然無存,惟目前國內命理學界,卻奉任徐二氏所注解的《滴天髓》為圭臬,以日干所生的月令,視其衰旺強弱、寒暖濕燥,取扶抑、病藥、通關、調候為用神,亂定格局,錯用五行,不辨真假,不明喜忌,導致批命常有不驗,子平因而淪為江湖術士餬口的工具,難怪施寄青、陳燁等輩會起而攻之。
  許羽賢先生對子平命學學有專精,是國內知名的命理學家,數一數二的高手,因不忍流傳千年不易學亦不易精的深奧學理遭受誣衊,遂著《子平也瘋狂》一書加以反駁。此書內容豐富,文才並茂,論命精湛,熔學理經驗於一爐,實不失為當今命書中之佳構。今適值此書即將付梓之際,茲述感言為序。

門人代表序
  約莫三年之前,其時吾等在許師羽賢門下鑽研八字命學,忽蒙吾師囑咐代為尋購施寄青與陳燁二人合著之《上帝也算命》系列書籍,後終不負師託,於高雄廣文書局購齊四冊,隨即先睹為快,惟閱後頗有啼笑皆非之感。
  是時吾等已自研八字命學近十年,平日亦時與同好互參推命之奧祕,猶覺僅僅略窺門徑,是以再投許師門下,以求益精。而實不知以施、陳二位門外漢,僅學習短短數月,就大言不慚的著書批判五術學界,無異是自暴其管中窺豹之無知也。當時猶自愧禿筆不靈,八字功力火候尚淺,不能提筆著書捍衛五術之尊嚴,而引以為憾耳。
  去歲欣聞吾師著手撰述《子平也瘋狂》一書,擬透過嚴謹的學理分析,針對前述《上帝也算命》系列批評八字的部分,提出義正詞嚴的反駁,心中實感憂喜參半,喜的是終有衛道之士挺身而出;憂的是此書一出,恐謗言亦將加諸吾師之身,每思及此,益覺吾師擇善固執心性,非常人也。
  日前吾師書成,蒙師青睞,得以先行拜讀,讀後只覺書中所言,條理分明,字字珠璣,證明師之所言,毫無牽強。凡八字已有根基之人,閱讀此書,非但可知施、陳二人無的放矢,淺薄可見,更可由書中闡揚之子平真理,得悟八字命學無上神機。是以預期此書一出,必當光燄萬丈,洛陽紙貴;而好學之士亦將韋編三絕,爭相傳誦矣!

門人代表序
  八字在一般人的眼中是屬於玄學的東西,常常在失意的時候利用它來預測未來的運程,因此不法術士便打著八字的招牌從事斂財詐欺的勾當,使它成為許多人批評征討的對象,亦使想接觸它的人望之卻步,深怕成為『術士』下一個待宰的羔羊。吾等研究八字至今己經邁入第五個年頭,坦白的,任何一門學術若未遇明師指點,是很難登堂入室的,自丁丑年入吾師羽賢門下研習八字,才發現八字學理並非坊間書籍和術士所述那般的粗糙淺陋,它非常細膩、科學,且有很完整的理論基礎及系統架構。
  吾師羽賢歷經人生大起大落,對生命體驗之深倍於常人,在研究子平近二十年後,深信人命確受制於五行的變化,對於子平理論的研究他要求甚嚴,不斷以真實命例作實驗,抱著懷疑的眼光去追求真理,尤其在授學之時,一絲不苟,態度嚴謹,學員從初級、中級、高級逐步完成,授課過程全部採用真人實事之命例加以檢討求證,絕無任意杜撰臆測,期盼弟子皆能青出於藍。吾師治學之精神非常人能比,實堪稱為當今五術學界中的一盞『明燈』。
  當今社會許多自認聰明之人,根本未曾研究命理或走馬看花,隨便翻閱幾本命理書籍,就以命理不過如此的偏差心態來批評命理,《上帝也算命》一書就是一個例子,書中作者對中西祿命術都有所批判,尤以批評八字一門篇幅最多。作者利用短短數月的時間學習所有的祿命術,並以此來評斷這些東西都是騙人的把戲,這種作法是非常不道德的,有人窮究一生尚無法對一種學術有全盤性的瞭解,更遑論短短的數月?對自己不瞭解的學問就恣意出書評論,更加深了一般人對五術的錯誤認知,其罪過不可謂不大。李敖先生批評研究命理的人皆是『歇斯底里』,相信命理的人都是『愚夫愚婦』,這也是與事實不相符的,在大專院校中研究易經命理的相關社團多不勝數,難道參加這些活動的知識份子都沒有辨別真偽的能力?反而一個門外漢就有?
  今幸有吾師羽賢著此《子平也瘋狂》一書為子平命學作平反,相信事實勝於雄辯,希望此書問世之後,能使海內外有識之士對命理的錯誤觀念有所改善,更期盼此書能夠讓子平命學回到應有的地位與價值。
  門人 國立交通大學土木研究所碩士 曾國哲國立台灣大學語言研究所碩士 許晉福 謹識

自 序
  一九九七年五月,台北建國中學有二位女老師合著了《上帝也算命》系列書籍,該書共分四冊,作者係名作家施寄青與陳燁,書中對子平、紫微、風水、占星、鐵板、摸骨、卜卦、手相、面相、姓名、擇日、神通……等,只要和算命術沾到一點點邊的,無不痛加抨擊,視五術界無能人。二大作家自稱已算遍大江南北,但始終沒有人算準她們的命,理由無他,乃古今中外的祿命學術皆是無稽之談的緣故,若有哪位命相師或五術從業人員聽了不服氣,她們可以隨時候教,並且誇下海口,要向所有五術界人士挑戰。
  目錄自《上帝也算命》系列陸續出版之後,由於施、陳的文攻筆伐字字命中要害,讓當今五術界的專家學者無力招架,或者說根本招架不住,尤以書中某些文字刻意影射幾位命理界所謂大師級的人士都是超級「唬爛大師」最令人費疑!為了這事兒,二大作家和大師們還差點對簿公堂,惟興訟畢竟不是好事,最後只好以罵她們兩個是瘋子作結。這兩年來我也接到許多學生和讀者的投訴,說二大作家是如何如何的馬不知臉長云云,耳聽不如眼見,於是我託學生在高雄廣文書局買了《上帝也算命》系列四冊拜讀數遍。
  讀完二大作家的大作之後,如果說要以給分的方式評論,我會將其區分為幾個項目:
  為婦女運動所做的努力與貢獻一百分文筆和寫作技巧八十分揭發五術界中的迷信和不法部分八十分對時代認知與考量五十九分命理知識及操作技術零分。
  綜合以上,個人仍要給予前三項高度的肯定,但對二大作家的時代觀與論命功力,愚除了不敢苟同之外,也忍不住要寫一書加以駁斥。
  在孟子那個時代,有個名叫景春的人問孟子說:「魏國的公孫衍和張儀兩個人,難道不是大丈夫嗎?他們一發怒,各國諸侯就會恐懼,深怕他們游說別的諸侯前來攻打;當他們安居在家裡,天下的戰火也就跟著熄滅。」孟子回答說:「這種人哪裡能算得上大丈夫呢?您沒學過禮儀嗎?男子到了成年舉行加冠典禮的時候,父親拿做大丈夫的道理告誡他;女子要出嫁的時候,母親拿做婦人的道理告誡她;臨嫁時,送她到大門口,告誡她說:『妳去到丈夫家裡,一定要恭敬,一定要戒慎,不要違背了丈夫的意思。』照這麼看來,把順從當做正道的,是做人妻妾的道理啊。那公孫衍和張儀,到處去逢迎諸侯的意旨,以求討得尊位,怎能算是大丈夫?(意思是說公孫衍和張儀行事像婦人一樣,把順從迎合當做正道,不配做大丈夫。)
  大丈夫,以仁居心,所居乃是天下最廣大的住宅;以禮立身,所立乃天下最中正的位置;以義行事,所行乃天下最寬廣的道路。得志的時候就把所得的道,推行於人民;不得志的時候,就獨自實行他所得的正道。財富和尊貴,不能蕩亂他的心意;貧窮和卑賤,不能變易他的節操,權勢和武力,不能挫折他的志氣。這樣的人,才叫做大丈夫!」
  前述古賢認為順從是為人妻妾的正道,因為那個時代女人是不可以做大丈夫的,但不可以並不代表女人沒有能力做到,否則就不會有唐朝的武則天,更遑論現代女強人滿街跑了,再笨的人都知道這是時代的悲哀啊!二大作家說古命書盡寫一些性別歧視及打壓女人的內容,尤以《滴天髓》一書為甚,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就是根本不解滴天髓書中之意。《滴天髓》一書論及女命的不過是「女命章」中短短四句話而已,這四句話是:「論夫論子要安詳,氣靜平和婦道章,三奇二德虛好話,咸池驛馬半推詳。」意思是說:如果女人要有好的丈夫和子女,那麼她八字中的丈夫宮及丈夫星,子息宮及子息星,必須是屬於吉利的,而且不能受到刑沖剋害或損傷;八字干支上下情協,左右同志,四柱護衛有情,始其所始,終其所終,像這樣的組合就是一個很好的女命了;至於那些不學無術之輩所編造出來打壓和模糊女命的「桃花驛馬」,都是胡亂捏造毫無根據不可以當真的。
  《滴天髓》有沒有性別歧視?有沒有打壓女性?觀此其理甚明,何須爭論。此書相傳為京圖撰,明劉誠意(伯溫)注,後來又有清?任鐵樵、民初徐樂吾及當今學者多人為之注解,但注家大都各自表述,甚至加油添醋,曲解原意太多,若將歷代注家所言奉為圭臬,則誤會必屬難免。古代封建制度下的社會,因重男輕女的觀念普遍存在,女人確實受到打壓,現在民智大開,天天有人高唱女男平等,女人自己可以擁有一片天,沒有人會去干涉,此時空不同、制度不同的原故,和古今命理經典扯上甚麼關係?當然囉!若硬要說有關係的話,恐怕只是一些心態不平衡者的反應罷了。
  四柱八字,十神相聚,真假混雜,五行流通變化,會合刑沖,旺相休囚,如何在其中找出領導者,該領導者即是格局,再依格局所須擇取用神,用神乃維護格局之所須,果能真確定格取用,明辨喜忌,則人命一生之富貴窮通、吉凶壽夭,六親緣份盡在其中……。八字命學自五代子平變法後,易以日干為定格之依據,然後取用神、明喜忌而立論,以原局八字配合大運、流年,觀其陰陽五行生剋制化、會合刑沖所引動的結果,作為命運吉凶之判斷,乃八字命理一大革新。此後宋、明、清代的書房學者不解子平妙理,以致亂定格局,錯用五行,陰陽不分,真假不辨,
  誤傳至今,子平道統早已蕩然。今有學者提出格局與用神無關的說法,殊不知格局為子平論命之樞紐,不明格局者乃不懂子平之真理也,學者若學習的方向錯誤(例如以日干之衰旺強弱強求用神之類),不要說學了十年、二十年,就算是學上一輩子也是枉然。
  我們可以從《上帝也算命》系列之「好命操作手冊」中的各種祿命操作技術得知二大作家的功力,她們連最基本的陰陽五行都弄不清楚,竟敢拿幼稚園程度的命理知識到處放炮,也不怕貽笑大方。據陳燁在書中所言,她學命理的過程是先碰到一個「兩光師父」,跟兩光師父學了三個月,然後買書自修數月,前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她們認為像命理這樣粗糙的程式,只要數月即可出師,換句話說,幾個月還學不會的就離白癡不遠了。二大作家都是中文系畢業的,打從國小開始到大學畢業,共十六年,光修國文一科就不知用了多少時間,若再念研究所,那花的時間就更長了,五術中除了醫以外,其餘的山、命、相、卜四科能在數月中全部搞通的,在台灣恐怕非施天才和陳天才二人莫屬了,這不是愛說笑是甚麼?
  一九七九年(己未)愚初涉命理,剛開始學斗數,歷經三年努力,因盲點太多,論命時有不準而放棄,大概是不遇明師之故。但面對二大作家的強烈抨擊,多年來我們也沒有看到有哪位斗數大師出書反駁,難道台灣斗數界就這樣默認了嗎?棄學斗數之後,一九八三年(癸亥)我開始鑽研子平及風水地理,不料一頭栽進去竟至不可自拔,迄今已近二十個年頭,期間立館為人推命及開班授課逾十年以上,在這段漫長歲月,我對子平的研究可以用「日以繼夜」四個字來形容,除博覽古今經典名著,結合平時論命實務經驗外,並不斷加以筆記,且對看過的命造做追蹤印證,雖然所學的還是不夠,但我們認為子平絕非二大作家書中所言那樣不堪。在五術中,我最有心得的是子平,其次是陰陽宅,餘者雖涉獵而不精,不敢濫竽充數,所以本書就針對《上帝也算命》系列批評子平的部分,提出反駁,也呼籲咱五術界中學有專精的高手,不要再保持沈默,否則讓不知者誤認天下所有的祿命學術都在「唬爛」,那五術研究空間必遭阻塞,與其要罵她們是瘋子,不如言之有物,予以反擊,願共勉之。
  許羽賢序於台北工作室


商品簡介由 三民書局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