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4-1662:南明這一段歷史

1644-1662:南明這一段歷史

作者:山高月闊, 出版社:海鴿文化出版圖書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3-07-31

商品條碼:9789865951573, ISBN:9865951576
分類標籤:中文書 » 歷史地理 » 中國歷史 » 二手書 » 類別有誤?

 

內容簡介

1644-1662:南明這一段歷史
吳三桂絕地反擊
在享受勝利果實的同時,李自成也沒有忘記擴大勝利,他派出小股部隊四處出擊,打算一統天下。
軍事行動由近及遠,從北京向四周輻射。借著攻佔京城的餘威,民軍打撫結合,行動最初進展十分順利,通州、天津等地不戰而降,南下部隊從容佔領山東,進抵江蘇北部。
然而留都南京的明朝官員們並不打算放棄抵抗,漕運總督、淮揚巡撫路振飛奮起抵抗,將各路小股民軍阻擋在江蘇北部,與此同時,另立新君的活動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雖然民軍趁勢而上,佔領了不少地區,但軍事行動略顯疲軟,稍遇像樣的抵抗就會停滯不前,這一方面是因為隨著民軍所占地盤的不斷擴大,導致軍力分散,更重要的是民軍主力大多在京城忙著分贓,李自成對形勢過於樂觀、對困難估計不足,兵力投入不夠。
事實上,民軍的形勢並不容樂觀。清軍已在北方張開血盆大口,被斬首的明朝逐漸回過神來,積極在南方組織力量進行抵抗,作為百足之蟲,明朝死而不僵,尚有不少殘餘勢力。在人心這個戰場上,李自成仍然沒有改變流寇的形象,明朝仍獲絕大多數民眾的支持,堅守著人心這塊陣地。李自成席捲全國的道路「漫漫其修遠」,但是他並沒有上下求索,而是上竄下跳,得意忘形。
在所有明朝的殘餘勢力中,吳三桂所部關寧軍最為強大,也離得最近。
松錦戰役後,吳三桂取代投降清軍的祖大壽掌握了遼軍的最高指揮權,從此登上歷史舞台,因為祖大壽和吳襄換妹為妻,吳三桂可以叫祖大壽舅舅,也可以叫他姑父,其實他和祖大壽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祖大壽和吳襄這兩人不僅關係曖昧,他們還都和清軍關係曖昧,後來祖大壽和吳三桂的哥哥吳三鳳都投降了清軍,所以吳三桂上台後,也不能不和清軍曖昧,整個遼東一直都很曖昧。
崇禎當然也知道這層曖昧關係,因此他在起用吳三桂的同時,把他的父親吳襄和全家弄到京城當人質,李自成進京後,將吳襄一家置於自己的掌控,捏住了吳三桂的痛處。
三月初,吳三桂接到朝廷放棄遼東入京勤王的聖旨,十六日入山海關,三月二十日抵達京東豐潤,驚悉京城陷落的消息後,吳三桂收兵退回山海關,全軍南望痛哭。
李自成讓吳襄給吳三桂寫了一封勸降信,然後讓降將唐通帶著這封信和四萬兩銀子前往山海關招降吳三桂。
見面後,唐通拿出了吳襄的書信,吳三桂打算聽從父命,答道:「得東宮即降」,唐通答道:「太子完善」,並謊稱李自成是一個賢明的新主,對吳襄十分優待,如果吳三桂歸降,將會成為開國元勳。於是吳三桂統兵入關,將山海關防務交給唐通。
然而吳襄迫於壓力給吳三桂寫勸降信的同時,暗地裡寫了一封意思相反的信件,信中描述了民軍禍害京城,侵奪吳家的詳情,指出民軍流寇成性,難成大事,要求吳三桂設法抵抗。吳三桂在開往北京的路上收到了吳襄有密信,得知自己的家被民軍查抄,父親吳襄被拘,情人陳圓圓被搶的消息後,怒不可遏,當即拔出寶劍砍斷桌子,罵道:「逆賊如此無禮,我吳三桂堂堂丈夫,豈肯降此狗子,受萬世唾罵,忠孝不能兩全!」於是帶兵返回,全殲唐通八千兵馬,重新奪回山海關。
回到山海關以後,吳三桂做了兩件事:一是給他的父親寫了一封訣別信(其實是寫給民軍看的),在闡述了一番忠和孝的大道理後,吳三桂發出了擲地有聲的誓言:你們就是把我的父親放到鍋裡煮了,放到案板上剁了,我也不會動心的!二是以「欽差鎮守遼東等處地方團練總兵官平西伯」的名義發佈了一篇徼文,號召全國人民為帝、后復仇,復辟大明。
在檄文中,吳三桂對民軍的暴行作了深刻的揭批,堅定地表達了自己的憤怒、忠義和不惜犧牲身家性命進行對抗的決心,並號召全國人民和他一起恢復大明。
吳三桂知道,檄文只是宣傳,全國人民暫時幫不上什麼忙,他解決問題的籌碼除了三萬關寧軍以外,主要寄望於清軍。
就這個問題,顧誠先生認為:吳三桂清楚地知道憑自己的軍事和經濟實力無法和李自成抗衡,他決定回師奪取山海關之前已經選擇了投靠清廷。為了提高自己的價碼,他沒有率部出關以喪家之犬的形象向朝廷投降,而是以山海關為見面禮,勾引清軍入關。
事實上,吳三桂的初衷更可能是向清廷借兵,目的是擊敗李自成恢復大明,建不世之功,投降只是在清軍要脅下迫不得已的選擇。吳三桂在給清廷的求援信中清楚地表明了以土地換戰爭的本意,信中說:我得知國家罹難的惡耗,打算「興師問罪,以慰人心」,但是遼東地小且兵力難以在短期內聚集,特向你們「泣血求助」,請你們憐憫我這個亡國的孤臣,快快選派出精兵,和我一起打到京城,「滅流寇於宮廷,示大義於中國」,作為回報,我們給你們的決不只是財物,而是「裂地以酬」。
引狼入室
當名軍在京城進食的時候,清軍在背後虎視眈眈,齜牙裂嘴。不久前,這隻猛獸剛經歷分娩的痛苦——產生了新的皇帝。
崇禎十六年八月,皇太極暴病身亡。他的暴亡導致了明朝的暴亡。當時,崇禎正在氣急敗壞地收拾他那些不爭氣的臣子,聽到皇太極病死的喜訊,備受刺激而抓狂的崇禎感到十分欣慰,他以為外患已經解除,清軍無力入寇,此時正是解決國內的大好時機,於是他「緊抓機遇」,停下了抽打朝臣的鞭子,命令孫傳庭帶著「最後一副家當」找李自成玩命。似乎可以看出,皇太極的死,極大地振奮了崇禎的心情,使他變得不知死活。
皇太極之死不是問題,問題是死得太快,連句遺言也沒有,給生者留下了繼位的難題。皇長子豪格出身正統、年富力強、屢立戰功,似乎是皇位的不二人選,但是努爾哈赤的寵兒多爾袞在這三個方面絲毫不輸給豪格,當年四大貝勒暗地裡操作,違背努爾哈赤的遺命,削奪了多爾袞繼承權的問題被重新翻騰出來,多爾袞以還我河山的姿態高調參選,兩人的一對一單挑相持不下。
爭奪皇位的過程大致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群臣擁護豪格。雖然滿清沒有「立長」的習俗,但是受到明代繼承制度的影響,絕大多數人主張擁立皇太極的長子肅王豪格。皇太極直接掌握的兩黃旗的將領尤其支援豪格繼承大位。圖爾格、索尼、圖賴、錫翰、鞏阿岱、鼇拜、譚泰、塔瞻等朝廷重臣相繼造訪肅王府,表示擁戴之意。在老王爺當中,德高望重的禮親王代善和鄭親王濟爾哈朗也傾向於擁立豪格。如此一來,豪格得到了除兩白旗以外其他六旗的支持,在軍事上優勢明顯。
第二階段:多爾袞兄弟提出異議。皇太極病故七天後,眾大臣在崇政殿的東廡殿召開會議,討論繼承人問題,會議由皇族中年紀最長、地位最高的禮親王代善(六十一歲)主持,眾大臣面無表情,魚貫進入議事會場,兩黃旗大臣在大清門盟誓,擁護豪格繼承皇位,從大清門到崇政殿,殺氣騰騰,劍拔弩張。曾經與帝位擦肩而過的多爾袞兄弟暗下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拿回原屬於自己的東西。身為當事人的多爾袞和豪格,從漢人那裡學會了虛偽的謙讓,表現出淡薄名利的態度,然而他們的代言人卻爭得不可開交,多鐸甚至放言,一定要擁立多爾袞,如果多爾袞不做,他本人將當仁不讓,皇太極的舊臣卻表示要忠於主子,只能接受皇太極之子為帝。兩黃旗大臣佩劍上殿進言:「我們這些人吃先帝的,穿先帝的,先帝對我們的恩情有天大。要是不立先帝的皇子,我們寧願以死追隨先帝於地下!」爭執相持不下,東廡殿內氣氛十分緊張,與會者個個屏息沉思,尋找解決辦法,當天的會議沒有達成共識。
第三階段:群臣拿出折衷方案。為了避勉出現動亂,傷及國運,經過幾日協商,群臣提出豪格和多爾袞退出選舉,改為在皇太極的其他兒子中選出新君,鄭親王濟爾哈朗把這個方案具體化為:由六歲的皇子福臨繼承皇位,挑選兩位親王攝政,在會上,豪格見眾人拋棄了自己,一怒之下拂袖而去,放棄了繼續鬥爭的努力,而他本人是新皇帝的哥哥,按輩份不宜輔政,於是最高會議決定濟爾哈朗為第一攝政王,多爾袞為第二攝政王。
濟爾哈朗和多爾袞二人勢力相當,都曾深得皇太極的寵愛和重用,因此由他們二人輔政,爭議不大,新方案順利通過。一場驚心動魄的、爭奪皇位的鬥爭終於落下了帷幕。
雖然濟爾哈朗名為第一攝政王,可是他是努爾哈赤的侄子,在血緣上決定了他只是一個外人,無法攫取最高權力。在多爾袞的威逼下,濟爾哈郎很快就開始示弱,他召集各位王公大臣,宣佈多爾袞在處理政務時以及「座次和禮儀」上要高於自己。多爾袞取得事實上的最高領導權,此後又利用職權打壓豪格及其黨羽進一步擴大了自己的勢力。
清朝的內鬥掀起高潮的時候,明朝內鬥的硝煙剛剛散去。李自成已經捕獲獵物,正伏在大明的屍體上大快朵頤。
這頓大餐的香味很快就竄進清朝君臣的鼻孔裡,統治階層都有趁火打劫的意願,但是對於介入的目的,群臣卻沒有共識。
一部分人認為大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滿清以寡禦眾,勢必難以持久,因此不主張佔領華北,而是希望把大明當成提款機,隨時去劫掠一番。從努爾哈赤到皇太極,這是他們經常從事的傳統產業模式。把別人家的地搶過來耕種,不如把地留給別人種,自己隨時去收穫一下,這樣可以省去管理別人的麻煩和勞作之苦。
以多爾袞為代表的另一部分人不辭勞苦,主張把李自成趕走,入主中原。對於多爾袞來講,此舉不僅可以奪取勝利果實,還可以透過戰爭擴充實力,削除異己。
多爾袞的想法獲得范文程和洪承疇等投降漢官的支持,在他們看來,家產寧與外人(滿清),不與家奴(李自成),這些漢族官員在介入明朝方面的積極性甚至超過了多爾袞。
打回老家去對於漢奸有兩點好處:一是可以消除當漢奸的恥辱感。大家都是滿人的臣民,也就無所謂漢奸之說了,他們甚至可以衣錦還鄉了。二是可以消除獨在異鄉為異客的孤獨感。在清朝,他們是少數民族,而且是敵對國家的歸順者,常受到滿族同僚的歧視和欺侮,借滿人之手打回老家去,可以幫助他們實現回歸故鄉的願望。
正因為如此,從努爾哈赤時起,漢奸們就不斷慫恿後金進攻明朝,當李自成在北京擄掠的時候,范文程顯得異常興奮,他建議多爾袞以為大明皇帝復仇為名義,興兵南下,佔領中國。洪承疇進一步建議要改變以掠奪財貨人口為目標的殘暴作法,嚴明軍紀,以收買人心。
多爾袞強化君權的野心和眾多漢官的勸諫相結合,南下的決策產生了。當李自成在開往北京的路上時,多爾袞就嗅出了明朝死亡的氣息,他派人給李自成送信,表達了合作打擊明朝的願望和分一杯羹的想法,但是心高氣傲的李自成沒有理睬,於是多爾袞打算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四月,多爾袞自封為奉命大將軍,率阿濟格、多鐸等統滿、蒙、漢軍十餘萬向明朝進發。多爾袞原本打算像以往一樣,繞開山海關,從京北突破長城入寨,然後直撲北京。
四月十五日,當清軍走到甕後地方時,與吳三桂的使者相遇,多爾袞得知來意後,大喜過望,他立刻調整進兵路線,向山海關火速前進,同時回信勸降吳三桂,他許諾,如果吳三桂來歸,「必封以故土,晉為藩王」,這樣不僅可以報國仇,保身家,而且「世世子孫長享富貴」。
商品簡介由 iRead 灰熊愛讀書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