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7000英尺高空說我愛妳

在37000英尺高空說我愛妳

作者:邱一新, 出版社:英特發股份有限公司  , 出版日期:2001-12-22

商品條碼:9789579762199, ISBN:9579762198
分類標籤:文學 » 中文書 » 生活 » 中外文學 » 文學作品

 

內容簡介

在37000英尺高空說我愛妳

墨爾本。澳洲

26、妓女戶股票公開上市的城市

3月26日 澳洲安捷航空AN19 雪梨→墨爾本

飛行時間:1小時20分鐘(429miles)

時差:快台北2小時(墨爾本)

到墨爾本這一小段國內線航程,我搭澳洲安捷航空,飛行高度只有22,000英尺。這讓我想起了安捷國際線的「五星級空中廚房」,竟然聘請廚師按個人口味在機艙內親自烹調美食。說了令人難以置信,就連沙拉都是機上現場調製。

此外,安捷的餐飲特色還有,可以自己決定早餐內容和用餐時間。使用名貴的Rosenthal餐具。在夜航機提供宵夜。更難得的是,放映各種餐桌酒的錄影帶介紹酒的來源和特性,甚至,還讓人先試酒。當然啦,以上是商務艙客人才有的享受。安捷的商務艙在舒適度方面而言,大家心知肚明幾近於頭等艙的等級,所以,我就稱它為「頭等商務艙」吧。

不過,這次國內線飛行倒像坐在咖啡雅座。當我正想趁起飛後補補眠、順便大作「白日夢」時,突然受邀進入駕駛艙享受「鳥瞰」樂趣。真是刺激啊,那種飄飄然就像爬到雪梨大橋134公尺高的頂端俯瞰雪梨一樣。攀爬雪梨大橋是雪梨很有名的一種步步驚魂行程(TEL:61-2-92520077),昨天(周六)和今天(周日)的登高行情是120塊澳幣(約台幣2,200元),但平日只要98塊澳幣即可。

有時雲絮迎面而來就像戰鬥機來襲我們這架B-52轟炸機。那種速度真是驚心動魄,教人直冒冷汗。

其實,以前坐飛機並不覺得飛機有「多快」,說在「飛」倒不如說在「飄」,但在駕駛艙的感受完全不同,有時雲絮迎面而來就像戰鬥機來襲我們這架B-52轟炸機。那種速度真是驚心動魄,教人直冒冷汗。不過,幾次進駕駛艙後,我發現機長在空中巡航時其實都滿輕鬆的,因為他們都開啟了自動駕駛系統。

在此我要感謝安捷的機長,讓我體驗了一飛沖天的Taking off和突破雲層障礙的Landing。但這回,波音737機艙內沒有美女作陪,只有我這位不停拍機長馬屁的星空聯盟特派員。

墨爾本到了。有人說墨爾本,是「人類最適合居住的城市」,是「世界上最道德的城市」,是「女王的城市」,是美國作家馬克吐溫筆下「風情萬種的城市」。我想這些佳評可能和該市居民的高素質有關,據說這裡關心的是,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嗯,味道有些類似倫敦或波士頓。還據說,有些高級社區連丟垃圾都要打包得像禮盒才敢丟出來見人。

不過,對來過三次的我而言,我懷念的是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美景。我在Bendigo金礦坑採金、在Helpburn Springs泡溫泉浴、在Murray River船屋釣魚烤肉……這一條從墨爾本往北走的路線,我稱之為「情字這一條路」(請見附錄)。前陣子我孤獨走了那條路之後,才覺悟情字這一條路,是苦行僧之路,是耶路撒冷揹十字架的苦路。

另一條情路是「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我在著名地標「十二使徒岩」前默默告解自己的癡情。此處洋溢激情浪花的海角猶如我生命中的海灣。

我在回憶的感傷中住進了墨爾本最棒的旅館PARK HYATT。這是凱悅連鎖旅館的最高等級。為了證明其高貴無與倫比,它的行銷經理塔拉(Tara)小姐刻意壓低聲音說悄悄話,好像她要鬆口的是澳洲國家機密呢。噓,她洩漏的情報是,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先生前陣子亦下榻這兒呢。我故作吃驚狀,其實心裡偷笑,這種過期消息沒有刊登的價值。

PARK HYATT的特色據我觀察是,現代感十足,又兼具藝廊氣氛,很有鎮定人心的效果。尤其是裡頭的員工,黑色的穿著讓他們看起來更像神職人員,態度很親切,而不是雪梨W員工那種「我們就是這樣,愛不愛隨你便」的調調。服務態度方面PARK HYATT顯然比W更能討我們的歡心。但我更關心的是,臥房那一張六粒枕頭的大床,我彈了幾下,確定了這床的「耐震度」絕對禁得起兩個一百五十公斤的美國胖佬。此外,感性燈光,吸音地毯,現代造型衛浴,寬頻網路電視,氣氛音響……我想豪宅臥室不過如此吧。我離幸福愈來愈近了。

在男人的聚會中,英雄的新詮釋就是,敢於背著醋罈子的兇老婆在外勾搭別的女人。

我趁晚上去拜訪了一位住在高級社區的朋友。很巧,我剛好碰上一群寂寞移民的私人聚會。這是一個很小家子氣的酒會,我到時已有很多空酒瓶,桌上擺著向日本料理店買來的醋章魚、自己做的榨菜炒豬肉絲和滷豆干、超市買來的芥末蠶豆和花生米等。很難以想像,這些人在台北可都是叱吒風雲的有錢人呢,現在卻窩在一起互相開著玩笑,一起煮酒論誰是「英雄」,例如台北政壇某位要人的八卦情事,或者,自己當年在紅塵打滾的往事。在男人的聚會中,英雄的新詮釋就是,敢於背著醋罈子的兇老婆在外勾搭別的女人。

說著說著,有人起鬨要出去找樂子(這一刻誰敢說不去就是縮頭烏龜),同時讓孤陋寡聞的本人開開眼界,順便也採訪此地賣淫業的遠景。但我推說時間太晚了,可是有人卻不以為然,看看錶,說妓女才剛起床呢,這會兒可能還在化妝呢,難道你想當縮頭烏龜嗎?

原來,在墨爾本這裡,妓女戶不僅可浮上檯面合法做生意,甚至還可發行股票公開上市呢。有家叫Daily Planet(TEL:61-3-95281766,半小時券澳幣$120,一小時券澳幣$200)的性愛夜樂園即是潛力股,據說該公司標榜以客為尊的服務業精神,如果不滿意,還可拿Rain Check招待券,三個月內擇日再來。

整個交易過程大致是這樣。先在大廳Social喝飲料,此時,女人紛紛過來自我介紹,就像繞著雄蕊在飛的蜜蜂,企圖搶得先機。她們以多層厚的脂粉掩飾本來面目,期許自己看起來像是抓住青春尾巴的女人。我們決定派個代表一探究竟(他是我們之中的英雄),其他人則繼續閒坐大廳充當蜜蜂百般戲弄的雄蕊。事後,據我們的英雄轉述(他興奮得像隻啼叫的公雞),進去後要先Shower,趁機觀察彼此是否有隱疾,然後……啊,這個過程寫出來不大妙,對台商朋友難以交代。

還有件事也是聳人聽聞,匪夷所思。據台商朋友說,墨爾本當局正考慮成立三個毒品注射站,讓吸毒者化暗為明。這樣做的好處是,除了伺機給予戒毒,又可預防他們因沒錢購買高價走私毒品而鋌而走險。所以,在同樣邏輯之下,妓女戶合法化也可阻止非法賣淫業的發展?

毫無疑問,墨爾本人絕對相信他們的城市是「人類最適合居住的城市」,更是「世界上最道德的城市」。這時我突然想起了阿姆斯特丹。

新加坡

28、在37,000英尺高空說:「我愛妳!」

3月27日 新加坡航空SQ228 墨爾本→新加坡

飛行時間:7小時40分鐘(3753miles)

時差:零(新加坡)

我不知道我睡相如何,但昨晚一定如一隻打鼾的狗。呵呵,我終於明白「好夢連床」的意思,嗯,睡好床,作好夢。

不過,我喜歡PARK HYATT還有其它理由。在SPA中心的AVEDA概念店,我買了一節(60分鐘,87塊澳幣)解除壓力的全身按摩,希望能把壓得喘不過氣來的細胞活化起來。我發現按摩的澳洲帥哥確實有兩下子,如果有匾額,我要送他四字真言:拍「按」叫絕。

很棒的旅館當然有很棒的餐廳。Raddi即是PARK HYATT的驕傲。旅館給的新聞資料說,「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製作的旅遊節目介紹了本餐廳。此外,所有進入墨爾本的安捷國際線,機上影片亦推薦本餐廳有墨爾本最好吃的食物。

於是,我趁check out當天中午,前往Raddi現場考察主廚保羅(Paul Wilson)先生的廚藝。由於是開放式廚房,所以,保羅先生的一舉一動皆難逃客人欣賞眼光的注視。我猜想他一定有很大的壓力。他不能抓頭髮、掏耳朵、擤鼻涕、挖鼻孔,甚至不能在不雅的部位摳癢。呃,可憐的保羅先生。

這道菜的美味教人難以分辨,是主廚的功力所致,抑是松覃的名氣。

我點了一道前菜。松覃煎蛋。這道菜曾拿過1999年度澳洲美食獎,「點播率」很高,所以,要價24塊澳幣(約台幣450元),我料想貴的理由是松覃騷人的香味。這道菜的美味教人難以分辨,是主廚的功力所致,抑是松覃的名氣。

再來點的是,要價34塊澳幣的烤雞,作工很像咱們的「叫化雞」(又名「富貴雞」),在雞腹裡頭不知塞了什麼配料。反正我整隻都啃光了。這是一隻細皮嫩肉的春雞,經過保羅先生秘製醬汁浸泡過,加上獨家手法的木頭燒烤(這點又與叫化雞裹上黃土悶燒不同),所以,端出來時我見猶憐,看起來如標本般好看,但咬下去皮脆而不油,肉質吹彈可破(絕不像大部份的烤雞那樣咬到牙齒無力還不肯就範)。因此,我建議蒞臨本餐廳時,請勿失良「雞」。

點心房也是給大家邊看邊流口水的開放式廚房。本來我已經飽了,但侍者顯然不是這麼想的,他欲言又止,等待我的下一個命令。「Raddi亦是靠點心出名的。」他終於忍不住給了我提示。我瞄了一下點心房,一堆人閒在裡頭可憐兮兮巴望著我,好像我沒點頭就會失業似的,於是,我請侍者推薦了一道至今我還不知什麼名堂的panna cotta,帶有杏仁味,也有無花果的餡。我吃了覺得口感很華麗,但就是貴了點,要17塊澳幣。

總計這一餐花了我近1500元台幣,以澳洲菜標準而言,算是很豪華的一餐,但是,卻毫無地域性可言。如果PARK HYATT要標榜「澳洲料理」在世界美食爭一席之地,就不能不和歐洲菜做個了斷,然後以當地食材結合大洋洲的海洋風做出自己的創意菜,不過,我指的可不是澳洲原住民擅長的火烤袋鼠腿、火炙蜥蜴之類的野味大餐。

接下來,又要換碼頭了。下一個目的地是新加坡,由新加坡航空接力飛行。

每次在機場與她們錯身而過,總覺得她們就像南洋午后一陣椰風,教人舒舒服服……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因新航空姐(Singapore Girl)而去搭新航的,但我倒願意從實招來,我的確如此。每次在機場與她們錯身而過,總覺得她們就像南洋午后一陣椰風,教人舒舒服服……她們是新航的活動招牌,走到哪兒,幸福就在哪兒。

可不是嗎?瞧,現在,我的幸福正一步一步靠近了。空姐端著我要的「新加坡司令」(Singapore Sling)笑吟吟走過來了。我有些訝異,萊佛士酒店的招牌雞尾酒也在酒單中。

其實,我早該料到。那一份酒單(萊佛士商務艙的酒單),簡直就是個空中小酒窖。算算,光雞尾酒就有十款之多。我想起剛登機後要的第一杯迎賓飲料便是一款果香四溢的香檳酒,DUVAL-LEROY,1995。喝之前,看到很多微氣泡從杯底湧上來,快樂心情便一股衝上來。「香檳是會唱歌的酒!」我突然想起了知心酒伴說的名言。

其它,我有記錄的,還有澳洲巴羅賽山谷的夏多內白酒、德國萊茵高區的麗絲琳甜酒、澳洲Clare山谷的紅酒、法國瑪高區和聖艾美濃區的波爾多紅酒。這些都是新航聘請來自英、美、澳三位世界級品酒大師挑選的傑作。幸好裡頭沒有偏執狂的法國人,所以我們才有機會喝到各國佳釀。撕去酒標籤的「盲目品酒」(Blind Tasting)對品酒專家形同兒戲,他們的舌頭和鼻子,聞香辨味可厲害的很呢。有關評酒、挑酒,我比較信賴英國專家的舌頭和鷹勾鼻。因為,我認為不產酒(葡萄酒)的國家比較客觀,例如英國。

但可不能怪我每支酒都想嚐,圖文並茂的酒單幫了我大忙,誰能想到新航那麼貼心把酒標籤都印到酒單裡頭呢?這點立即引起我的共鳴,於是,我「按圖索驥」私下也搞了一場私人品酒會。當然啦,還有更多的酒和飲料,族繁不及備載。幸好,我也沒那麼大的肚量。我發誓我向來跟酒鬼扯不上邊的。頂多,紅著臉,望著美麗的空姐傻笑。但我不知道空姐作何感想,也許我早已暗中給貼上了酒鬼的標籤。

假如要怪酒精作祟,都怪「新加坡司令」起的頭。酒單欄眉不是明明寫著警告標語嗎?「to keep your spirits up」,讓你很駭。嘿嘿,我知道我這趟航程會很有趣,當然啦,空姐也會很忙碌(其中包括了幾次我情不自禁按下的服務鈴)。

老實說,空姐那幾款蠟染布料做的沙龍服真是好看,我看著她們走來走去,覺得好像在看設計師皮爾帕門(Pierre Balmain)的高空服裝秀。

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我可不想要蠟像,惡從膽邊生,我想拐騙一名空姐回家。

她們的服務真是好的沒得挑剔。難怪倫敦「杜莎夫人蠟像館」也要收藏她們。而我,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我可不想要蠟像,惡從膽邊生,我想拐騙一名空姐回家。嗯,這主意不錯,我一定要想想辦法……

上菜了。我的主菜可是與眾不同的「蕉葉香菇烤魚配義式麵」。這是我預約的馬來餐。今天班機提供的正規主菜有小牛排、蒸魚、烤鴨等三種選擇,但我早就風聞新航有種特別的餐飲服務(這是當記者的好處之一),提供各地風味餐給起飛前24小時預約的貪吃鬼,所以我就毫不客氣訂了。其實,我們大可無須客氣,新航的票價通常比其它家航空公司要貴得多是有道理的,價差中可能有大部份就是用來買好酒好菜的,因此,我們幹嘛要「吃虧」呢?

新航給這特殊餐飲服務取了個術語叫「名廚有約」(Book the Cook)。據我所知,台北起飛的長程線,就有筒仔米糕、海鮮炒麵、烤石斑魚等風味餐,而高雄起飛的長程線還更多,有碗粿、油飯、焢肉飯、海鮮煎(類似蠔仔煎)等多樣選擇(各位,對不起啦,族繁不及備載,所以我只挑我喜歡吃的寫了)。想想這些地方美食放在法國名師紀梵希(Givenchy)設計的陶瓷餐具上,感覺上可真像在華西街吃那家「台南擔仔麵」,去過的人就知道,它的骨瓷餐具可是世界一流喔。

選擇太多,有時是個心理折磨,教人不知如何是好。就像咖啡系列,研磨咖啡、白蘭地咖啡、義大利濃縮咖啡、卡布奇諾、摩卡就有五種選擇,然後,還有冰的。我選了研磨咖啡,準備邊喝邊玩新航引以為傲的「客艙個人娛樂系統」(Kris World)。

可是,天啊,影視娛樂頻道22個,音樂頻道12個,任天堂遊戲35款,電腦遊戲12種……我玩弄了一下子,簡直就欲罷不能,後來決定看場電影:THE LEGEND OF BAGGER VANCE。這是一個高爾夫名家敗部復活並贏得美人歸的傳奇故事。這種題材似乎是男人的一大成就,對常失戀的人有勵志作用。

不過,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音效」。我一戴上耳機就聽出蹊蹺了。但我聽的可不是立體音效,而是五個音箱共鳴出來的立體環繞音響。這種叫RECOTON的耳機據說是Dolby Headphone科技首次應用於商業服務上,真是神乎其技,它消滅了飛機噪音。此趟環球之旅,我聽過的耳機,德航和聯合航空的耳機也都有近似效果。

坐新航的飛機可真是享受。但我倒不是在強調萊佛士艙座椅的傾斜度,142度只能說還好,但它的六向式頭靠(前、後、左、右、上、下)和四向式腰靠(前、後、左、右)可就沒話說了。正如我所料,過度舒服的後果是,我看到有人頭動也不動睡著,但口水不自覺直淌出來了。

空姐若看到我口水滿面的後果將是如何。搞不好,她還以為我是夢到她而情不自禁流出口水呢。

因此,我真不敢想像,巡行服務的空姐若看到我口水滿面的後果將是如何。搞不好,她還以為我是夢到她而情不自禁流出口水呢。唉,還是忍著點不眠不休吧,我要保持星空聯盟特派員的形象。

起先,我還痴心妄想空姐來找我攀談,一起打發飛行中的漫漫長夜呢,可是事與願違,我盼到的是一杯杯飲料,害得本人膀胱常常在電影情節緊張之際憋不住。看來,在新加坡找個空姐伴遊的美夢要落空囉。

由於實在太累(我注視螢幕過久了),又不想蒙頭大睡影響我今晚在新加坡的正常睡眠,所以,我必須想盡辦法克服時差的干擾。事實上,我也存心挑戰時差。這趟環球之旅再過兩個鐘頭就要抵達沒有時差的地方了。

這時我突然興起了一個念頭。我取出「客艙個人娛樂系統」的線控器,在側面夾縫處迅速刷了一下信用卡,然後在聽筒面版按了神秘的數字鍵。我打了一通衛星電話高空示愛。

那種感覺,很像在錄廣播。我的聲音突然換軌轉為磁性。I Love You。我愛妳。我在37,000英尺高空表明心跡,感覺自己就像帕華洛帝在獨唱,全世界都在聽。

【此言不虛。回家後最多人問我的,便是我在高空幹下的這檔浪漫韻事。他們都曾在TVBS各頻道聽到我的日記式自白。但有人悄悄問我,貴嗎?嘿嘿,一分鐘還不到台幣200元,即使囉唆一點,每6秒也不過20元。但所謂愛情無價啊,又何必問呢?】

內文簡介:

這一圈,共動員了9家航空為邱一新「接力」飛行,算一

商品簡介由 博客來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