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圖的行者-玄學的生命法則

西雅圖的行者-玄學的生命法則

作者:盧勝彥, 出版社:大燈, 出版日期:2000-02-15

商品條碼:9789578361348, ISBN:9578361343
分類標籤:道教 » 其他各教 » 宗教命理

 

內容簡介

西雅圖的行者-玄學的生命法則

  一九八三年的春天,我從密宗總持寺派,宗長普方金剛大阿闍梨處,請得「準提法簡易修持法要」。由於我知道,準提法是密宗之獨部法,也是殊勝密法之一。準提佛母的密號是「最勝金剛」,又稱「降伏金剛」。此法一切殊勝,無不如意,能降伏一切天魔外道,此法是無邊的法力功德,修者能得圓滿身光。

  我修密多年,且受上師傳授多種密法,專修「第三眼」,釋迦牟尼佛於我禪定中,給我摩頂受記,認可為「紅冠聖冕金剛上師蓮生阿闍梨尊者」。由於「明心見性,自主生死」,心眼大開,便寫作靈書來做一番度世的法務。

  準提法,我曾叫人去學,但自己未受準提法灌頂,直到一九八三年的春天,由香港圓民居士的引介,才取得普方金剛大阿闍梨的「準提法簡易修持法要」的法本。於是,我開始在美國西雅圖精進的修持準提法。且受普方上師的珍貴開示。

  第一次禪定,我就看見準提菩薩的金身顯現在半空中,三眼十八臂,身子黃白色,種種瓔珞莊嚴,著白色天衣,坐蓮花座,其十八隻手,作不同的表徵,有的結「施無畏印」,有的結「說法印」,其他的手各持法器。準提菩薩一現金光,住於我的正對面上空,面露微笑,慈祥和藹。其法印手及法器手,十八隻手各放出十八色光明,這十八色光明全照射在我身上,形成了交加灌頂。

  於是空中有聲音唱曰:

  普門示現準提尊,

  殊勝密法莊嚴身;

  蓮生修持證此道,

  說法微妙金剛珍。

  此時,天上地下天女散花,香息一陣陣的氤氳遍地,其氣息的芬芳,真是嘆未曾有,嘆未曾有。我修持密法多年,但,第一次修準提法,就有如此的現象,可見「此法的功德大聚,定獲無上上正等正覺。」

  此書一開始,我就以修「準提法」當一個引子。因為這是我在美國西雅圖修持法中的一個大證驗,「準提法」確實有不凡的境界,如同龍樹菩薩一首讚嘆準提法的偈一樣:「準提功德聚,寂靜心常誦,一切諸大,難無能侵是人,天上及人間,受福如佛等,遇此如意珠,定獲無等等。」其中一句「受福如佛等」,這是何等的榮耀啊!

  美國的春天,真正又降臨在西雅圖,天空一片紫白色,像永遠純淨無語的光明普照,我抬頭望那西雅圖的港灣,藍色的海像是一塊輕輕拂動的布,翠綠的山色,極為美觀。「Green Lake」在西雅圖的東北方,春天一到,那鬆散生活的美國人,全部集中在那兒,玩帆船划水,各色各樣的人躺在草地上,晒著暖和的陽光,孩子盪著鞦韆,街頭遊藝人也來了,他們彈著吉他,唱著民歌,搖擺的扭動著腳。男男女女,嘰嘰喳喳地走入走出。

  從臺灣來的學生莊淇榆夫婦,剛好到美國來看我,我帶他們到湖畔去,他們看了之後,有一個感慨:「啊!他們的生活太會享受了,他們在浪費時光。而我們的人,是有責任的,我們做事是漫長而急躁的。」對於西方人的閒適,可以算是大大的開了眼界。我當時想:「同樣在一個地球之上,竟然有這般不同的生活習俗,同樣是人,卻是分色分種,這真是奇妙的人生啊!」

  但是,我把西方人也當「人」看,把東方人也當「人」看。我是不分東方西方的,因為佛是平等無二的.何況「神、魔與人,其道不二」,我又何必祇救度東方人,而排斥西方人呢!我在美國,也收美國學生,美國人也是人,我很可憐他們不懂「是日已過,命亦隨滅」的道理,我將我修的法傳給他們,盼望「真佛宗」的佛法,除了教導他們安身之外,也要他們「安心」。甚至我要他們成佛,他們變成了我的追隨者。

  我的名氣在美國已經傳揚了開去,西方人自動的來找我,每一天我的工作非常的忙,西方人和東方人的皮膚種族雖不同,但佛賜給我的能力竟然是一樣的,我沒有用星相,也沒有用任何相法,但,已經使他們來的人,個個目瞪口呆,口捲舌頭,甚至很多西方人說:「祇要盧上師一句話,我就落了髮,追隨盧上師當和尚。」我的屈指神算,竟然使西方人感動的落了淚。

  西方人是這樣的,他們要看證據,我給他們看神蹟,於是他們就信了。不管是基教的牧師或天主教的神父,甚至頑固的一神主義者,他們坐在寒舍的地氈上,鴉雀無聲的聽我說法。

  西藏人有一句話:「拉得瑞米巧難奇哥。」這句話是「神、魔與人,其道不二。」這是一句非常真實的話,我個人正是此話的實證體驗者。

  在國內時,有的人以為我是神,因為具有「神通」,也有不可思議的法力,他們把我看成佛,看成至高的天仙。但是我告訴人們,我不是,我是具有血肉之軀的平平凡凡的人,祇是我修佛法,知一切妙法門,成就一切法力,無為而為的「妙應用」與「妙成就」而已,這是確確實實而不虛妄的。

  也有人說我是「妖魔鬼怪」,說我是天魔下世,佛教雜誌連篇刊載,我讀這雜誌時,如同看「無關於己」的文章一般,他們說天魔附在我的身上,使我不知不覺擁有了天魔的法力,而天魔偽稱是佛,使我深信不疑,一生一世供天魔差遣,這位作者的佛學知識不錯。但是我以為,我是憑理智來分析事理的,我個人從不迷信,你是佛也好,是魔也好,凡是離了一個「真」與「善」,我就不信。同時我堅守自己的「真善信仰」的壇城,而不為所惑。所以那位大善知識說天魔附身於我,若是真如此,此魔是佛的化身也,又何懼之有。

  老實說,我這位大天魔,是確確實實得「自在」的,也許有人會說那是「大自在天」天魔無疑,其實不是,我這「自在」,已是「神、魔與人,其道不二」的自在,我可以度神成佛,也可度魔成佛,更可度人成佛,其道理不二,這神、魔與眾生本是一,何有三?就像今天,西方人與東方人,何有分別?統統都是人,難道西方人就不能修持成佛嗎?

  在我的眼中,神、魔與人皆可成佛,東方人與西方人皆可成佛,我的大法若修學,自自然然成佛去,毫無疑問。若光有分別心,等差別之心,自己把自己局限一個小範圍,自劃圈子,連一個小小地球都無法超越,這等人自己都困禁自己,還成佛有望嗎?真是無知到了極點。

  我說:「若人修佛法,成就一切法,法法平等,個個成佛。」神修佛法,魔修佛法,也是一樣。最討人厭的是,自以為是正派,批評別人是魔,自己才是佛,真是鵲噪鴉鳴,吵死了人也。

  我告訴人們一個真理:「神、魔與人,其道不二。」

商品簡介由 博客來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