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眼-當代文學14

黑暗之眼-當代文學14

作者:威廉‧高汀,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2-10-01

商品條碼:9789576078262, ISBN:9576078261
分類標籤:文學 » 中文書 » 中外文學 » 羅曼史小說 » 世界文學

 

內容簡介

黑暗之眼-當代文學14
作者曾榮獲諾貝爾文學獎與英國布克獎
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家之一
繼《蒼蠅王》之後,另一部倍受好評的作品
東吳大學英文系講師辜振豐 專文推薦
  故事中有兩個代表善惡兩極的主角。

  善:馬帝,一個被火灼傷整個左半邊的男孩,因為怪異的外表而招來一生的不順遂,但他十分善良,甚至可以聽到上帝的聲音。他是被上帝選中的預言者。

  惡:蘇菲,一個漂亮、聰明的女孩,從來不懂得愛;十五歲那年,她發現了自己黑暗的那一面,便決定拋棄一切光明,往邪惡的黑暗走去。

  作者想要闡述的是:對&錯、善&惡、神聖&原罪、上帝&惡魔、光亮&黑暗的強烈對比。

  諾貝爾文學獎作家威廉‧高汀,在《蒼蠅王》之後,另一部倍受好評的長篇小說。他以獨特、細膩的筆法,帶領讀者走入如鬼魅般的世界,彷若經歷一場天堂與地獄的洗禮……故事精采至極,您絕對不能錯過!

【深度推薦】
善惡的辯證關係——論《黑暗之眼》



現代英國小說探討人心的黑暗面一直不遺餘力。例如,康拉德在《黑暗之心》中,敘述主角寇茲是位受到尊敬的英國人,一言一行都頗有文明的教養,但一到非洲的蠻荒之地後,為了奪取原住民的象牙,竟淪為殺人魔王。因此身為文明人的寇茲內心的黑暗面便暴露無遺。而葛林在《愛情的盡頭》中,呈現班與莎拉的戀情,但基於嫉妒,班竟僱用偵探,暗中監控愛人。至於高汀在《黑暗之眼》中,也對人心的探討著墨甚多,同時更加入「流浪」的主題。
 

此書第一部以暴力為起點。某日,倫敦遭到炸彈襲擊,主角馬帝受到嚴重的灼傷。雖然入院治療,挽回一條命,卻從此變成一個顏面傷殘的流浪兒,處處受到排除。然而,馬帝雖然身為社會的邊緣人,但內心十分善良,甚至在研讀聖經之後,竟然能與神開始對話,以致成為神在凡間的代言人,擁有靈視,能看透人心的變化。
 

馬帝出院後,即進入寄養學校就讀。一開始,馬帝碰上有戀童癖的皮迪葛利老師,而校長也了解這位老師的過去,以致隨時盯上他。他經常替一位名叫韓德森的學生私下補習,但某日,他為了避嫌而遠離韓德森。當晚,韓德森認為自己不被寵愛而心神恍惚,竟爬上屋頂,不慎摔死。接著,治安當局一調查,便歸罪於皮迪葛利。此外,平時學生經常穿錯別人的鞋子,而韓德森死時竟穿著馬帝的鞋子,以致馬帝也遭到波及,其結果是被校長趕出學校,並送往法蘭可里鑄鐵店當送貨員。
 

馬帝雖然語言能力低落,頂多只能說一句話,但他能欣賞女孩子的嬌美。即使對方因他的傷殘而懼怕,他也會主動避開。馬帝身為邊緣人注定是要過著浪跡天涯的日子。接著,他轉往澳洲,換了好幾個工作,甚至在當地的市政府廣場當起街頭藝人。後來,他還遭到一位土著的攻擊,以致住院療傷。
 

然而,他在流浪的歲月中,埋首研讀聖經,心中時時與神展開對話,不但內心感到寬慰,而且還願意為認識的人祈福。馬帝深知:韓德森的墜樓事件不能怪罪於皮迪葛利,但他平時經常出入公共場所,企圖玩弄小孩子,無法控制情慾。對此,皮迪葛利也在小說結尾向馬帝告白,而馬帝也有意扮演神的代理人,以便能拯救他。接著小說也就結束。看來,作者並未明白交代皮迪葛利。只是暗示他向馬帝的告白,或許是獲得救贖的第一步。
 

其實,作者高汀有意一反常規,呈現善惡的辯證關係。他透過顏面傷殘的馬帝,以揭發文明人的虛偽,同時更批判權力、金錢與暴力。在此書第一部分的結尾,經由神向馬帝的告知,引出蘇菲和東妮這對雙胞胎的惡形惡狀。換言之,第二部分探討的內容是人心的黑暗面。這對雙胞胎頗受男人的喜愛,但她們卻無惡不作。尤其是,她們倆互相模仿,也彼此競爭。首先,她們的單身父親有意娶維妮為妻,但當她們得知維妮與吉姆有一腿,便向父親告狀,以致這樁婚姻也就無疾而終。
 

後來,蘇菲與東妮都離家出走,兩人也分道揚鑣。蘇菲以性來凸顯暴力,而東妮則熱中於革命。尤其是,小說敘述蘇菲內心有一條無人知曉的黑暗秘密隧道。這也明示她在兩性關係中,既強調金錢也樂於宰制。例如,她曾賣身以賺取金錢,甚至與男友羅藍做愛時還拿刀刺傷他。對她而言,死亡充滿了刺激。
 

然而,東妮平時跟蘇菲早有競爭的關係。在東妮離家後,蘇菲得知她曾在阿富汗運毒,並在監獄服過刑。對此,蘇菲感到既訝異又眼紅,並希望自己也要拚命學習,跟她較量一下。在蘇菲割傷那位小孩的同時,東妮已參加革命黨,以自由正義之名,回到倫敦,搞起爆炸的恐怖活動。最後,東妮竟綁架蘇菲的另一男友凱瑞,登上飛機,一走了之。蘇菲得知消息時,當場大哭大鬧。顯然,作者有意呈現這兩人內心的黑暗面也就曝光,只不過五十步與百步之差。尤其是,東妮表面上強調解放的革命,但其實是野蠻加上暴力。兩人根本無法得到救贖。
 

在《黑暗之眼》中,透過馬帝的角色來探討身分認同,除了顏面傷殘的馬帝外,其他人物都有自己的身分,他/她們都認為自己是「正常人」。但馬帝在流浪的歲月中,經常自問:「我是誰?」其實,馬帝既能看清自己也能夠洞察別人,而其他人則看不清自己。換言之,作者高汀以逆向的敘述,顛覆正統的價值觀念,呈現馬帝身為「異類」,內心善良,時時願意拯救別人。至於其他角色,身為「正常人」不但虛偽,甚至有事沒事就以暴力對待別人。
 

以往許多論者都以為高汀對於文明社會十分失望,但他塑造馬帝這個角色,讓人相信他仍心存一絲希望。或許,這跟他的改行有關係,至少他父母希望他成為科學家,送他進牛津大學研習自然科學,但他後來違背父母,轉唸文學。後來,他還在學校教授英國文學,而一九八三年更榮獲諾貝爾文學獎。顯然,對社會心存希望,內心先要對自己有期望。


(文/東吳大學英文系講師辜振豐, 圓神出版事業提供)
 


在學院派的文學世界裡,《黑暗之眼》顯然是威廉‧高汀所有的作品中最不重要的,比起讓高汀獲得諾貝爾桂冠的《蒼蠅王》汗牛充棟的論述,《黑暗之眼》幾乎沒有得到評論家隻字片語的眷顧。然而《黑暗之眼》當然不是寫給文學評論家看的,甚至《蒼蠅王》也不是。高汀的作品就像一部部隱晦的密碼,寫給內心幽微的浮世男女。


在《黑暗之眼》第一部中,我們可以在高汀對馬帝與皮迪葛利先生情慾的描寫裡,看到一種不對稱的對比:「他們的命運被互相牽引在一起,只是馬帝正漸入佳境,而皮迪葛利先生正在走下坡。」皮迪葛利先生戀慕容貌美好的年輕男孩,而馬帝卻有一副令人不忍卒睹的殘缺外表。身為教師,皮迪葛利竟無法抗拒被自己高漲的慾望所吞滅,一次次犯下不可原諒的卑猥罪行,而馬帝則如同一個苦行的修道者,一次次堅毅地退卻自己的情慾,遠離每一件挑動他感官的事物。在牢獄裡、在老橋下臭氣沖天的公廁旁、在格林菲爾德蕭條的街道上和公園的草地邊,皮迪葛利的人生被自己卑劣的慾望消耗殆盡,仍竭力抗拒感化與救贖,選擇徹底的沉淪。而馬帝卻在尋求人生解答的虔誠思慮裡、在與幽靈們的神奇交會中,尋得了一種清澈晶透的信仰,簡單卻高貴。
 

第二部故事主角蘇菲與她的雙胞胎姊妹東妮,不均衡地平行於充滿困惑與怨怒的人生。出生於富裕家庭的一對美麗雙生女,自然而然成為社區裡鄰居們眼中純潔與美好的代表,讓智力過人的蘇菲與東妮可以輕易操弄人們對她們近乎諂媚的愛慕。然而在父親的疏離與對東妮莫名怨妒中成長的蘇菲,「毀滅」是她人生經驗的主題:殺死東妮的想法、以卵石擊殺小鷿鷘的快感、在父親衣櫃裡留下破碎腐臭的鴨蛋、在陌生旅客的車子裡結束童真、在刀割的痛楚中初嘗性高潮,以及最後慫恿男友凱瑞策劃複雜的擄人勒贖。蘇菲精準地算計著生命裡的每一件事,卻意圖讓自己的人生完全失控。
 

故事進行到第三部,格林菲爾德所有人物都因緣際會地又重新撞擊在一起。為了贖罪,馬帝執著於對皮迪葛利先生的守護,而已經油盡燈枯的皮迪葛利,卻仍被自己不可告人的慾望所追逐;平凡的貝爾先生對神性的熱盼、失志的古柴德先生對美麗雙生女不切實際的迷戀;一心想做出驚人之舉的蘇菲瘋狂地策劃綁票的勾當、行蹤飄渺的東妮卻成了激進的革命份子。然而當這一切都因為誤會、巧合與失算而全部破局時,格林菲爾德這個小城鎮令人難以忍受的平庸,卻被這一齣滑稽可笑的荒謬劇生動地刻劃了出來。


高汀的寫作無意躋身於偉大不朽的文學殿堂,只是沉默地向庸碌晦澀的生命招手。他凸顯了美與醜、神性與世俗、救贖與沉淪、尊嚴與恐懼,但就是沒提善與惡。
 

如同蘇菲說的:「事情的對錯全看你怎麼想,但不論對或錯都很無聊就是了。」


(文/吳介禎,本書譯者,圓神出版提供)
商品簡介由 iRead 灰熊愛讀書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