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稗類(卷二)

小說稗類(卷二)

作者:張大春, 出版社:聯合文學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00-05-01

商品條碼:9789575222857, ISBN:9575222857
分類標籤:文學 » 中文書 » 羅曼史小說 » 文學小說 » 詩詞曲賦

 

內容簡介

小說稗類(卷二)
張大春

先要小小地把『稗』這個字說一下。根據我大膽瞧不起人的印象,稗這個字很容易被讀成『碑』字、『脾』、『裨』字甚至和原先這個字的字形相近的任何一個字。其實這個字的國語讀音讀如『敗』。《說文》第十三卷(七篇上)載錄這個字,依許慎簡單的解釋是『禾別也』,意思是屬於禾類卻又有別於一般人所熟知的禾穀。

杜預為《左傳》作注的時候碰上了這個字,他的解釋是這樣的:『稗,草之似穀者。稗有米,似禾、可食,故亦種之。』這樣看來,稗是上不了抬面的米穀。難怪孟子會說:『茍不為熟,不如荑稗。』講成白話,就是:『米穀發育得不好,還不如那些長得像米穀之類的稗子。』因為稗子長得好,收成了還可以餵畜牲。所以到了班固的《漢書》<藝文志>裡,便有:『小說謂之稗說。』《唐書》<陸贄傳>:『稗、謂小販之名。』稗,小一號、次一等、差一截。

如果洋人所謂的『穀草場』(barnyard grass)──學名叫Echinochloa crusgalli可以翻譯成稗的話,這種禾本科、扁莖、約三尺高、葉細長而尖、有平行脈葉、可以長出圓錐花序的小花和扁穗的植物也是一種作物;有的在湖溼耕地上出現、有的也可以在荒地上牲軮。不過洋人沒把這東西當譬喻用,它和西方的小說或者小生意人一點兒關係也沒有。

譬喻是這麼一回事:喻旨和喻符之所以能夠互相注解,乃是由於使用譬喻的人已經預作假設:讀到這個譬喻的人們絕計不會反對或不明白使用譬喻者對喻符和喻旨評價的態度。……

當稗這個喻符被用來注解小說的時候,使用譬喻的人(班固)已然假設其著作(《漢書》)的讀者早已同意『小說』這種東西是小一號、次一等、差一截的東西。所以<藝文志>的注中:『如淳曰:『細米為稗;街談巷說其細碎之言也。王者欲知閭巷風俗,故立稗官,使撐說之。』』到了徐灝《說文解字注箋》更這樣寫道:『稗官非細米之義,野史小說異於正史,猶野生之稗,別於禾,故謂之稗官。』則不祇以『小說』為小,恐怕還把它不當東西了。

我生平的志業(以及可見的一生的作業)都是小說,看人不把它當成東西,自然友抗辯不可忍。

稗字如果不作『小』、『別』義解,而純就其植物屬性論;說小說如稗,我又滿心景慕。因為它很野、很自由、在濕泥和粗礫上都能生長;人若吃了它不好消化,那是人自己的侷限。

(中國時報開卷好書 、聯合報讀書人好書)


商品簡介由 iRead 灰熊愛讀書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