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子平一千年

誤解子平一千年

作者:許羽賢, 出版社:武陵, 出版日期:2003-04-07

商品條碼:9789573512271, ISBN:9573512270
分類標籤:中文書 » 基督教 » 佛教 » 占卜 » 宗教總論

 

內容簡介

誤解子平一千年
李序
陳序
黃序
自序
上卷 誤入歧途
  壹、張神峰的錯誤示範
    論正官格
    論偏官格
    論正財格
    論偏財格
    論傷官格
    論食神格
    論正偏印格
    論陽刃建祿格
  貳、三命通會迷思
    大師的心結
    奇格異局
    方便法門之誤
下卷 離經叛道
  壹、爛肛門之流毒
    不可彈性無限
    調候謬論
  貳、經典註解之誤
    各自表述
    太過離譜

  美國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和史蒂芬柯維,強調五項修練及成功領導者七種習慣,都是提示成功的人要主動積極,終身學習,不斷創新,作為一個優秀的命理研究者,又何嘗不是需要不斷著作,主動發表,藉實際理論與經驗來提升自己,啟發後知。

 有人認為今日高科技時代,尚談命學,未免思想太過落伍,其實命理之學乃集哲理、邏輯、自然科學於一爐,較之以哲學探求宇宙本體及科學研究各種事物的現象,實有過之而無不及,若強將哲學與科學劃一鴻溝,必然不妥,而命理合而冶之,乃不失為一完整之理論體系,或確切可行之法。

  譬如四柱之記序、十神之應用等,乃數學中之排列組合;陰陽五行之交感,乃天地自然之現象;生剋制化、盈虛消長,乃事物共存之相互關係,先後天時空之變化,乃事物存在發展的因素,綜合上述條件,參以命學分析推理、科學驗證,人命一生的禍福得失,當可得其梗概,人生於世,不受自然環境影響與支配,其所造成的個性、家庭境遇、前途、事業等等,莫不與此相應。

 當今社會不學無術者橫行,對子平祿命妄加引伸,牽強附會,巧立名目,故弄玄虛,以惑世人,甚至欺詐鄉愚,斂財圖利,致使子平式微,同道蒙羞,學者若能尋求明師,潛心修學,不恥下問,當可光大命學,知命造命,使懦夫得以立志,弱者強,暴者斂,貧者廉,進而了解自然,控制自然,利用自然,趨吉避凶,此亦未嘗不是率性修練之道也。

  吾弟羽賢,對子平學有專精,博覽古今命理經典著作,閱命無數,又親自編撰許多優秀命書傳世,今繼著《誤解子平一千年》大作,本書就元明清三代的傳統著作,如《神峰通考》、《三命通會》、《窮通寶鑑》等書內容,提出辨證,用智慧判斷前人著作之真偽,破除人云亦云的迷思,剔除陳年糟粕,以傳統論法和子平正宗作比較,留真理去荒謬,內容豐富,文采並茂,可為子平書之模範,今適值此書即將付梓之際,有幸為序,謹以優秀命書推薦給愛好命理的同道共同分享。
   陳 序

  俗諺云:「地理不精,斷人財丁;命理不精,誤人前程;醫理不精,害人性命。」此三理中,除醫理部分自古真訣傳承無誤,流傳於世,端依個人稟賦不同,用心程度之差異,而造就國手與庸醫之分別外,其他二理,地理是真假駁雜,百二十家渺無真訣,使人莫衷一是,雖說各派互相攻訐,但總是讓後學者知其真假交錯,是以兢兢業業,用心砥礪,以求真訣。

  命理則不同,當今術家與後學之士卻以偽當真,凡推論八字有誤之時,不去探討操作技術是否正確,一味自以為是,以彈性無限擴張的歪論,肆意解釋,扭曲真理,更有甚者,另出機杼,自行改造操作技術,企圖自圓,致使八字真訣湮沒不出,而偽訣甚囂塵上,造成劣幣驅逐良幣之憾矣。

  子平命學傳承千年以來,雖經諸先賢著書立說,或加以評註,然因子平真訣傳承甚為隱密,非有緣不傳,所以真訣世所罕見,導致前賢不是誤解其意,便是私意杜撰,目前流傳於世,子平學者奉為圭臬的《滴天髓》、《三命通會》、《子平真詮》、《窮通寶鑑》等書,或原文之真訣遭評註者誤解其義,或著書之人即已未得真訣,是以子平命學常為不知者所謗,實難避免。

 近年來,許師羽賢先生,鑑於子平真理含冤千年,不計個人毀譽,挺身而出披露子平正宗祕學,更恐一己之力薄,故而廣收門人弟子,毫無保留的授以真訣與自己多年的心得,期待諸弟子學成之後能渡世濟人。此外,更著作一系列子平命學之書,行撥亂反正之舉,更據以啟迪後輩,還我子平本來面目。

 反觀當今遍地「名師」,略有些許心得,對錯尚且不知,即藏諸名山待價而沽,相較之下,更凸顯許師胸襟之不凡也。今聞許師羽賢先生又有新作《誤解子平一千年》即將問世,有幸先睹為快,其治學嚴謹之態度於書中一覽無遺,凡書中命例均以「傳統論法」和「子平正宗」互為比較,除使讀者易於明白真偽外,更可見其將各家學說冶於一爐的功力,全書引經據典,釋其疑,存其真,更有助於讀者研讀他書之時,有著明辨真偽的能力,以免長期受偽學之惑而不自知。

 當今偽術縱橫之世,得許師羽賢先生為子平學界孜孜付出,實子平術者之幸,飽受偽術困擾之士,能有幸得覽此書,期能迷途知返,以真術行道,則不枉古賢創此學術,行以渡世濟人之初衷。
   黃 序

  余自少年時即喜五術之學,素仰慕姜尚、孔明、劉基、鬼谷子等先賢,及長,以研究各種祿命學為興趣。祿命術中以八字、紫微為首,八字一學始自唐朝李虛中,當初係以年為主,重神煞,論人命之禍福休咎時有不準。至五代,徐子平改以日干為主,重五行之生剋制化、會合刑沖、辨強弱、定格局、取用神、明喜忌、決體用,以斷吉凶,從此奠定了子平學術理論基礎。此後賢良輩出,百家爭鳴,著書立論,裨益後學。

 綜觀古今子平著述,良莠不齊,或邏輯不清,理則不明,或似是而非,前後矛盾;或不求甚解,套命以求自圓其說,背離八字正宗論命,以致後代有志研習者,常惑於理論與現實無法配合,如墜五里霧中,茫然不知所宗,視子平為畏途,產生極大的挫折感,余亦是其中一人,研習八字十多年,被前人陳腐的觀念所誤導,在錯誤中輪迴,難以突破,一度萌打退堂鼓之念。在一個偶然機緣之下,閱讀許師羽賢先生所著多本命書之後,豁然開通,一解多年迷思,撥雲見日,產生無比的信心,更加堅定研究子平命學的意志。

 子平之學,流傳千年,博大精深,即使皓首窮經,亦難窺其堂奧。許師天縱英資,博學多聞,以發揚子平為畢生志業,敢於挑戰傳統,一解千年來傳統理論的矛盾與謬誤,令人茅塞頓開。今繼著《誤解子平一千年》大作,書中立論精闢,見解獨到,是子平學界中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誠為有志研習八字者之幸,頃接許師邀約,惶恐之至,有感於盛情難卻,爰為之序。
 自 序

 有許多長時間研究子平的前輩和後進,私底下告訴我,子平研究的越久就越迷糊,八字入手,優劣難分,五行生剋制化會合刑沖,法無一定,人命之妻財子祿、富貴窮通、大運、流年,如何做出正確的判斷,實難定論。這些前輩和後進之中有著不少博士、碩士級的人物,也正因為他們多數是高級知識份子,才能學而不迷,逐漸洞悉八字傳承的謬誤,拒絕繼續沉迷在傳統八字的大霧中,他們絕對是智者,絕對不是學養不足之輩。

 台灣詩壇悍將余光中先生在其大作〈逍遙遊〉之『剪掉散文的辮子』一文中,認為當代中國散文仍有許多缺失未袪除,如小女孩的辮子仍未剪掉一般。余先生以為當代散文之缺失可歸為三大類,即學者的散文,花花公子的散文及浣衣婦的散文。學者的散文其主要缺失乃在於未能將散文寫通,不文不白,不痛不癢,如情人的喃喃,愚人的喋喋,過於瑣雜而不順暢。花花公子的散文,其主要缺失乃在過於傷感,喜歡說教,而忽略『真』性情的自然流露。至於浣衣婦的散文,主要缺點乃在於太白、太樸素,並不合乎創造性散文的要求。最後他提出『現代散文』應講究彈性、密度料之新散文理論,以期許當代散文能日漸成熟。

 八字祿命自五代「子平變法」以來,迄今千年有餘,期間名家輩出,命書汗牛充棟,所謂的「經典名著」在坊間書局中到處充斥,如:元名士張楠所著之《神峰通考》,明劉基(伯溫)所註之《滴天髓》,進士萬民英(育吾)所著之《三命通會》,名士徐大升所集之《淵海子平》,清內閣大學士陳素庵所著之《子平約言》,進士沈孝瞻所著之《子平真詮》,名士任鐵樵所注之《滴天髓》,近賢袁樹珊所著之《命理探源》,近賢韋千里所著之《命學講義》、《命運談屑》,近賢徐樂吾所注之《滴天髓》、《子平真詮》、《窮通寶鑑》等等,內容無不洋洋灑灑,擲地有聲。

  這謂的「經典名著」固有少數真訣夾雜其中,然多數可看不可用,甚有誤己誤人者存在。當代散文有「辮子」要剪,子平命學也有辮子,而且這個辮子非剪不可,不能再任其忌疾諱醫,繼續誤人。愚自習命以來,除不斷參訪明師之外,凡古今名人的命理著作無不閱讀,自信少有疏漏,但是我發現真正「子平堂奧」大都跟這些所謂的「經典名著」扯不上關係。

  可嘆的是,當今子平學界大都師法前清任鐵樵、袁樹珊、徐樂吾、韋千里等先賢著作,並且奉為圭臬,不容更改、懷疑、駁斥,導致盡收其成篇套命理論,真正要派上用場,幾乎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實在令人遺憾。

 千年來子平不進反退,乃學者過度迷信經典名著的權威性,卻疏忽了去印證其內容之真實性,使力的往死胡同猛鑽而不自知,孟子曰:「盡信書不如無書。」這是教我們要去分辨書中真偽,方不致被謬理所誤。本書特別針對歷代子平經典著作之弊病提出辨證,書中所列命例,不論是抄自先賢著作,或出於平時為人論命所得,均註明其出處,詳列其人事,並加推論學理,以示負責。

 近賢歐陽玠說:「八字祿命在唐宋之時,已經敷成十分之五的路基,惟後來術士亂立格局,又參以吉凶神煞亂人耳目,不能清晰明瞭,無怪乎後人要將命理斥為迷信也。元末神峰張楠所著之《命理正宗》尤對神煞謬說痛下針砭,但張楠雖明智,然亦非真正知命之人,觀其《命理正宗》,完全抄襲,並非出自心得,以張楠本身之命造而言,甲戌年、庚午月、乙亥日、丁丑時,他自認為是真傷官格,有庚金貼身而不能用丙丁火,所以青雲弗克,其實此命是從食神格混傷官,用財官,財有劫剋用官,官之氣洩於印而難以制劫,劫財去生傷官,格局混雜而破敗。

 覆查其他所列命皆十難對一、二,可見他亦不知真假,不知格用,何能談命?該書根本毫無價值,甚至遺害後人,這種命書竟能流傳數百年,可見中國命學之不進反退也。明代流傳《滴天髓》一書,此書對八字祿命大有貢獻,子平至此已進步到百分之七十,惜書中原文造詞隱藏過深,後人難以慧悟,如任鐵樵、徐樂吾所注之《滴天髓徵義》及《補註》,皆不得原書真義。又《窮通寶鑑》一書,過於呆板不通,如春木喜火,夏木喜水,秋木喜金之類,夫五行之氣,最會流通,因流通而生變化,何能拘執須配何物!此書係明末遺物,當今命家有視為珍寶者,其實並無保存之價值,其他坊間命書不下數十種,皆不知格用,不辨真假,何能教人?何能流傳後世?誠可嘆也。」

  歐陽玠江西興國人氏,生於清光緒三十四年(民國前四年),卒於民國七十七年,享年八十一歲。歐陽先生二十歲時即參加革命,官至上校,民國四十五年退伍,退伍後潛心命學二十餘年,對子平一學有大貢獻,奈台人得其傳承者,大都以先生之術乃自己發明自居,冒領前輩功德,前輩英名因此沒而不彰,愚對此等人物之行為深表不齒。

 本書『子平正宗』推論部分,乃是得自歐陽仙師遺留之祕笈斷法,非自己所創,不敢胡亂居功。子平最初程式本是「定格、取用、明喜忌」,得程式之真者能知命,能導迷途而入正軌,方可免於誤人,觀仙師之術,能知陰陽五行之衰旺、變清濁、真假、去留之真機,乃真子平也。

  仙師有以《窮通寶鑑》書中一造「庚辰、己丑、庚戌、癸未」作為評論,原書云:「女命夫婦白頭,五子大貴,取戌未中一點丁火為用,喜用在時,中年之後,南方木火運,宜乎子貴,享晚福矣。」仙師說:「此造地支辰戌丑未全,干透比印皆入庫,以衰旺論,當以己土正印為格,用比肩洩偏印為用神,辰前巳會丑四級,年干庚金一級,共得五級,故得五子。其五子大貴之因:乃庚金在辰前巳會丑四級,辰至未暗拱巳四級,加年庚一級,已有九級之多,比肩洩偏印即得九級之正印剋制傷官也,子星子位皆九級,故得子大貴。

 《滴天髓》書云:「命理在于元,亦在于貞。」父母之命,誠屬不欺,原書批此命用木火財官者,木火皆在庫未透出何能用乎!此誤己誤人之論也。」上造女命如以當今命界看法應是:庚生丑月,季冬土旺,地支全土,加之月上己土出干,時癸逢己剋去,所幸年干見庚,土雖厚尚不致埋金,八字土旺生金,惟季冬金寒水冷而土凝,調候為急。以火為用神,惜原局土旺,用火恐去生土,故用火必須有木配合,乃喜其能制土生火是也。觀上造八字,戌中一點丁火氣洩在土,辰中一點乙木深藏不出難疏厚土,若按傳統法則而言,此造根本是個找不到用神的八字,原書說:「中年之後,南方木火運,宜乎子貴,享晚福也。」

  所謂中年後之木火運,指的應是:乙酉、甲申、癸未、壬午、辛巳等地。原局土旺,行運再見火土生旺,木星臨絕之處,如果說這樣的運也能論為好運的話,那我們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壞運了,但不作如此論法,又怎能套合其人既定之事實?無怪乎歐陽仙師將其斥為「誤己誤人」。其實此造地支丑戌相刑,刑出己土,年上庚金出干洩戊,時癸逢己剋去,歸時己進戊退,當以己土正印為格,局有偏印混雜,用庚比洩梟為用神。以食傷看子女,傷官逢剋無救,歸時臨墓,無女之象,食神閉庫不出,且為忌神,故以庚金比肩論子。辰前巳會丑四級,加年上庚金一級,共得五級比肩,一級一子,所以有五子也,中晚運乃格用祿旺之地,故得享晚福。     

前述評論何者為真?何者為假?聰明人雖可立判,然執著的還是執著,因為,食古不化、死套八字、無所不通的觀念已深植命界人心,想要拔除這些流毒談何容易!我們不會去在意本書的看法是否曲高和寡,術之可用不可用,原來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們只能期盼本書出版之後,能使身陷傳統八字大霧的學者多一份省思,甚至能破迷得悟,則命學甚幸也。

商品簡介由 博客來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