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Warning

Message: fopen(http://solr.findbook.tw:8080/solr/core0/mlt?q=oid%3A3409446&wt=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HTTP request failed! HTTP/1.1 500 Internal Server Error

Filename: libraries/SolrClient.php

Line Number: 192

Findbook > 商品簡介 > 那些事,秘不可宣

那些事,秘不可宣

那些事,秘不可宣

作者:壞藍眼睛, 出版社:新世紀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3-01

商品條碼:9787540535490, ISBN:7540535490
分類標籤:愛情 » 情感

 

內容簡介

那些事,秘不可宣

【編輯推薦】
生命中總有一些隱晦的事情,進一步就會變為具體的事件,眾人皆知,退一步又將蕩然無存。
  繼《同學少年水言情》之後,壞藍眼睛又一情感盛宴。《那些事,秘不可宣》重拳出擊。插圖天後阮筠庭傾情加盟,為您揭露人們心中最不可言說的秘密,隨書贈送精美實用CD袋,壞藍自會送上電影來。

【內容簡介】
人如其名,壞藍的文章就像給了我們一雙洞察世事的眼睛,連人心中的細枝末節也能一覽無遺。她挑起一根暗線,指給你看,那是一些無法言說的秘密。
  生命中總有一些隱晦的事情,進一步就會變為具體的事件,眾人皆知,退一步又將蕩然無存。不是不能說,隻是從無說起,它隻能被生活掩埋起來,令人黯然神傷。比如此書的開篇小說《暗傷》中的女子,一面與同室好友的男友暗結情素,一面又接受著好友的信任。不是不內疚的,她斬斷糾葛的速度與情感來襲時一樣地迅速與堅決。
  幾乎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這麼一段,不可言說的秘密。它藏在暗格深處,或美好,或悲傷,或默默地展現著自己奇特的姿態。
  隻是它不曾被人說出口,也說不出口。
  所以,我為這本書取了個名字,叫《那些事秘不可宣》。
  壞藍用了三個詞語來形容這些秘密存活於生活中的姿態:驚蟄、惘然、結局。
  驚蟄,春雷乍動。詞如其義,恰到好處地形容了那些秘密對於生命的意義:驚醒了蟄伏在你我靈魂深處的最動人的情懷。驚蟄篇中,《隻是情深未曾講》就展現了這種情懷最美好的一面,男主角將對妻子最美好的情感凝固在時光的某一處,他時時回去品上一番,動心的程度從未減弱。隻是,這一切似乎與他的妻子本人沒有關繫,隻他一個人暗自喜悅著。不禁讓人想要問上一問,愛情離你到底有多遠?而另一篇《憾如眉絲》直接就描寫了那種亦是未是的愛情,如果哪一天需要將這個故事傾訴給別人,都無法準確定義男女主角之間的關繫。情感為何會如此微妙,壞藍說是因為《寡淡緣》。
  也許,很多情感真的就隻足以留於回憶之中。
  也許,惘然這個詞語壞藍就是從這淡薄的緣分中分析而來。
  惘然篇,講述了一場場真正的,沒有結果的戀愛。
  《一夕忽老》,是惘然篇中最令人心痛的一篇。幾個年華逐漸老去的女子,在青春的最後一寸光陰中掙扎而行。人生有時是殘酷的,有些東西,就隻屬於青春。小說的結尾幾個女子如當年般相約喝酒,隻有此時,人生的秘密纔借著酒勁被說了出來,眼淚為了青春的逝去,恐慌地落下。
  誰都有秘密,隻是誰都不能說,因為誰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如此平凡。自做多情、一廂情願、默默無聞,都隻會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
  但每個人終歸會有一個自己的結局,如同每一段戲。

【作者簡介】
壞藍眼睛,原名賈佳,雙子座,現居北京。已出版短篇小說集《做好愛你的打算》、《天使隻在夜裡哭》、《愛在光年外》、《寂如流年》、《同學少年不言情》和長篇小說《夢裡檸檬幾度花》(原名《檸檬情人》)。是一個生命如同雷鬼音樂般瑣碎的女子,長著一雙妙筆生花的手,寫了一篇篇動人心魄的文,與時間進行著抗爭。

  博客http://blog.sina.corn.cn/m/casabana

【目錄】

【驚蟄篇】
 暗傷
 憾如眉絲
 寡淡緣
 隻是情深未曾講
【惘然篇】
 一夕忽老
 突然事件
 索馬裡無傳言
 相見不歡
 愁城記
 暗示
【結局篇】
 宛如天空
 春光美
 杜北約的笨女人
 一場波瀾
 紀念
 天使死於愛
後記

【書摘】
暗傷   
  驕傲女子,不觸及愛情的時候,大多可以維持風平浪靜。一旦遭遇暗地裡的較量,即便是頭破血流,面上還是如常平靜,那傷遂淤為暗創
  一
  第一眼看到丁小宙,在BOX酒吧,眾多喧叫聲中,他突然跳叫起來,其瘋狂的姿態艷壓全場。 彼時我剛走進,他正顛狂。音樂聲音嘎然而止,所有人都獃住,無措地等待,音效師手忙腳亂,丁小宙怪笑起來,然後落座一群人中。我斜了他一眼,不作理會,音樂再次響起,大家被這短暫的小插曲刺激了神經,再次狂亂起來。
  我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喝酒,一個人。為我支離破碎的感情。
  那個男人不再愛我——我清醒地醉著,他曾經那麼愛我,不過是一年的時間,他改變了容顏,低沉了腔調,連感情,都隨之一起飛走。他在電話那邊清楚地說,小布,我不再愛你。
  又一陣音樂漫過來,我幾乎支持不住。
  我非初涉世間的青澀女子,為什麼此際心如刀絞。
  一陣狂笑將我驚動,回頭看去,吧臺上有人在打架,似為爭風喫醋,這時候,隻聽到一聲熟悉的尖叫,便看到丁小宙和另外一個樣貌委瑣的男子被保安給束住雙手,尖叫聲居然是朱狸。
  二
  朱狸曾經說,她的一生,毀在兩個男人手中。一個是丁小宙,一個是馮天遠。
  前一個男人令她身心疲憊,使她逃往另外一座城市,其間,她遇到後面一個男人,結果她僅存的一點感情,被全部耗盡,原因很簡單,她總會愛上浪子。
  有幾個凌晨我和朱狸對面而坐,她抽著煙,眼神獃滯地說,他們總是對我好,然後又對我不好。
  我說,為你好是為得到你的身體,不好是因為你非逼迫他們連同你的感情一起收留。
  朱狸可怖地看著我,空洞的眼睛布滿血絲,這是一個仿佛看得到未來的女人。當然,也似是沒有未來的女人。沒有未來,如我一般。
  所以,當丁小宙以無賴的姿態歪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看都沒有看他一眼,便消失在他視線之內。
  有一種男人天生狂野,一旦得到女人嬌縱,便莫名其妙地不可一世起來。以為天下之大,惟他獨尊。我斜斜眼睛,認定他比不上潘尼的千分之一。潘尼,潘尼,多好的男子,擁著我雙臂的手是那麼溫暖,靠近時彌漫的煙草味道是那麼沁人。再給我一次遭遇潘尼的機會,我定還是不顧一切,肝膽相照,寧願被辜負。可以愛到不生恨,即使被辜負都不生恨。我黯然憔悴。
  朱狸不屑一顧地說,切,潘尼,陰陰沉沉的男人,心計太多,你豈是他的對手。擺明了往死裡跳。自作孽,不可活,小布你自作孽不可活,誰都救不了你。
  我真有把這個刻薄女人掐死的衝動。但是很快就平息下來。明白著她的寡淡緣,也就可以原諒她的有口無心。
  僅僅丁小宙,就可以令她無心。我百思不得其解。
  丁小宙,那麼不夠階層的男人,竟會令她渾身上下,隻剩一張喋喋不休的口。
  三
  丁小宙第三次歪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突然地拽住他的衣領,皺著眉問,你要干什麼?
  他顯然被我的行動給嚇住,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慣常的郎當嘴臉,如此緊張?莫非是怕我?
  我控制不住地狂笑,就你?怕你?
  丁小宙盯著我,等我的笑聲漸熄,一把將我拉進,咫尺呼吸的距離,我居然英雄氣短起來。以為他要說什麼狠話,誰知道不過是對視了N秒之後,他扭住我胳膊的手開始放松,毫無防備地親密接觸令我不知所措。
  這一場的眼神之戰,我終於敗北。
  丁小宙絲毫沒有勝利的快意,甩甩頭發就消失掉。
  那一夜,我突然淪陷。
  四
  一年前,潘尼那麼愛我。
  以為那就是整個世界。
  有潘尼,便是全世界。幸福曾經令我如此單純。
  常年澳州北京飛,潘尼勸我認識一些朋友,豐富一些生活,乖乖地長大,直到做他的老婆。
  每次潘尼走之前,都為我買好一切所需,冰箱滿得要綻開,每個抽屜裡都有水果或者零食。
  朱狸是我在這個城市唯一的朋友。她有那麼悲苦的面相,和那麼毀滅的性格。她驚心為自己挖掘了一個巨大的墳墓,豪邁地跳了進去。然後佇立在墓穴裡,凜冽成牌坊,上面刻著兩個鑽心的名字,丁小宙,馮天遠。
  據說,沮喪的人,周遭會彌漫著一層沮喪的氣場,一旦靠得太近,也會被一起染上。
  果然,不過一年的時間。潘尼便明明白白地電話我,小布,我不愛你了。不再愛你。不是因為我愛上別的什麼人。而是我不再愛你。
  一言之後,我和朱狸形同知己。
  這句話直到現在,我都參不透反復強調的玄機。
  朱狸鄙視地說,什麼玄機。男人若說不愛你,必定是愛上別人。當然誰都不願意背陳世美的臭名,於是故弄玄虛,似乎多麼復雜。
  潘尼決然離開之後,朱狸就搬了過來,我和她都沒有能力,自己去支付那麼龐大的一筆費用。偌大的房間。我們各執一間,平時誰都不會理睬誰。
  晚上,經常是兩個人都不開燈,屋裡死一樣地靜寂寞。偶然,她會悄無聲息地推開我從不上鎖的門,來找我的打火機。長期大量的吸煙令她看上去形容枯槁,若我男人,也不會愛上如此煙塵的女人。要麼艷麗要麼嫻淑,兩者不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