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賭妃Ⅱ

絕色賭妃Ⅱ

作者:晚歌清雅, 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1-01

定價 220 元, 最低 130 元起...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完整列出比價資訊...

商品條碼:9787539927732, ISBN:7539927739
分類標籤:Refinements » Subjects » Books » Reference » History

 

內容簡介

絕色賭妃Ⅱ

【編輯推薦】
  暴走小魔女2008再度煽情愛情就是這麼DIAO。
  上次我用現代賭技嬴了古代大款,這回我拿幸運金星打動我的皇帝。 
  綁架、誤會、追殺、坐牢……平靜的賭坊生活被攪擾、打亂。從歧國流落到望國,她被陰差陽錯地冠上了兩個王朝的王妃稱號。是離開,還是留下?是非恩怨,愛恨情仇,最終將她和心上人逼至懸崖盡頭……
  用現代賭技,傍古代大款,穿越千年送秋波,電倒宮廷大帥哥。

【內容簡介】
   我開賭坊小賺一把了呀,那我就多開幾個弄個連鎖店怎麼樣?
  好不容易傍個大款那隻有好好愛嘍,干嗎又若即若離的?
  主人公溫雅遭遇了綁架、誤會、追殺、坐牢……平靜的賭坊生活被攪擾、打亂。從歧國流落到望國,她被陰差陽錯地冠上了兩個王朝的王妃稱號。是離開,還是留下?是非恩怨,愛恨情仇,最終將她和心上人逼至懸崖盡頭……
  21世紀超級美少女溫雅一個不小心穿越回了東望國,不懂歷史,不懂政法,不會畫畫的她隻會打遊戲,玩撲克。又一個不小心撞上身世顯赫的四個超級大帥哥,一個是貌似單純的望國王子,一個是冷俊神秘的“賭坊老板”, 兩個“風流倜儻”的名門之後,個個非王則貴,且個個為之神魂顛倒。國師預言,古靈精怪的溫雅居然是奪得王權的關鍵,於是,拉開了一場王位、美女的爭奪戰。面對權術之爭,她心中那座天平會傾向誰?四個情深義長的男人,她到底愛誰?最終,她又將歸向哪裡……  

【目錄】
卷7 穿越之我的古代老公——在陰謀策動的日子裡
卷8 穿越之我的雙面人生——左邊是歧,右邊是望
卷9 穿越之我的宮廷生涯——紅塵寸寸泥中血
卷10 穿越之我的如夢人生——無為有處有還無
卷11 穿越之我的今生今世——冷暖相隨,悲歡同淚
卷12 穿越之穿越又見穿越——時空無法隔絕的思念

【書摘】
    穿越之我的古代老公——在陰謀策動的日子裡
    出爾反爾死人妖
    我來到門邊,低頭看著沒有栓上的門栓,腦海裡一片恍惚。我居然不知道,剛纔那一段路是怎麼走過來的。仿佛那一剎間,已經過了一千年。
    慢慢地,顫顫地,我的手扶上門栓,門就自動地“吱”的一聲開了,風立刻像奔騰的江水一樣奔湧了進來,吹得我一個踉蹌,險些跌倒。身後有雙手適時地扶住我,我下意識地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楓眠一張沉靜而憂傷的臉。
   “楓眠。”我在心裡喃喃地念著。
    他溫柔、沉靜,體貼人又可以被我欺負,這分明就涵蓋了我夢想中白馬王子的所有特質。但是,為什麼當這樣一個人真正地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時候,我心裡喜歡上的,卻是另一個呢?
    轉過目光看向門外的院子,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就站在蕭瑟的晚風中,看到我,他躑躇著腳步,想要向前,又退了回去。
    我低著頭,緩步走下臺階,不敢靠近他,也不敢抬眼看他,隻能任由沉默在我們兩人之間蔓延。
  “你說。”半晌,他開口了,聲音低沉而和緩,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我……”要說的話如鯁在喉,哽咽了半天,纔說出三個字,“你,走吧——”
  在一剎那間,四周萬籟俱寂,靜得隻有彼此之間的呼吸聲。
  “這是你的決定?”他緩緩地開口問我。
  我低垂著頭,點了點,眼淚卻不由自主地從眼眶裡簌然而下。
  他又沉默了一下,說:“那好,我走,你好好照顧自己。”
  聽他這麼說,我的腦海裡又是一片空白。隻有一個念頭反復地旋轉著:他要走了,他真的要走了,是我叫他走的!
  感知到他的身影從面前移開,我下意識朝他離開的方向衝上一步,想衝上去抓住他的衣袖,不讓他走,但雙腿卻像灌了鉛一樣地,移動不了。隻是站在原地,茫然地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門的那一邊,淚流滿面。心像是被掏空了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在想些什麼、做些什麼。
  “雅雅!”身後忽然傳來楓眠的一聲驚呼,接著是“啪啪”兩聲交手的聲音,我眼前一花,天地開始旋轉。當我定睛回過神來,赫然驚覺我的身體居然已經懸在了半空。再一側頭,就看到頭頂上方的那張熟悉的臉龐——裴若暄?
  他……他竟然抓了我,就這樣飛檐走壁地從鳳家出來了!
  醒過神來,我掙扎起來:“裴若暄,你這個渾蛋!你這個出爾反爾的混賬!”我握起拳頭,在他的胸膛上如雨點般地砸著。他微微蹙了蹙眉頭,卻硬是閉緊嘴巴,任我怎麼打他、罵他都一聲不吭。
  他又騙我!
  明明說了無論我選擇什麼,他都會接受的!現在卻又這樣不由分說,抓了我就走!既然他要來硬的,剛纔又何必假惺惺地讓我自己決定!
  我氣死了,我討厭他,討厭死了!心裡又是委屈又是氣憤,轉頭張口就“啊嗚”一口咬在他肩上。本來隻是發洩一下我心頭的怒氣,沒想到一口咬下去,立馬就有一股腥咸的味道流入我的嘴裡,我愣了一下——是……是什麼味道?我怔怔地抬起頭,借著月光,駭然發現,我那一口咬下去,那塊地方竟然殷紅了一片。
  我一下子嚇獃了。不……不是吧?我的牙齒有這麼厲害嗎?一口咬下去,就流血了?!
  我發怔的這一會兒,他的身體倏地一沉,帶著我迅速地從一個窗口躍入,伸手按在我的背心將我往屋子裡一推,他的身體就無力地往後一坐,搖晃著,順著牆壁慢慢地坐在了地上。左手在右肩上快速地點了幾個穴道(大致就在剛纔被我咬的那個地方的周圍),右邊的整片衣袖都已經鮮血淋淋了。
  我一下子嚇傻了,那一片觸目驚心的紅在我眼前漸漸放大,看得我一陣暈眩:“你……你受傷了?我給你找藥!”我茫然地回頭,看著陌生的房間。
  “不用。”身後傳來裴若暄徐緩的聲音,雖然跟往常沒有多大區別,卻也聽得出來有些有氣無力,看來他真是受傷了。
  “都流血了,怎麼能不上藥啊!”我急得快步來到他面前,卻又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他抬眼看看我,不冷不熱地說:“被你咬的,就算上了藥,也止不了血……”
  他一語雙關,說得我啞口無言。我這纔有些恍然過來,一心隻惦記著不能對不起楓眠,不能傷害楓眠,卻忽視了另一個總是以滿滿的自信出現在我面前的人。如果那一切真的是誤會,那麼他為我在歧國東奔西走,而我卻不顧他讓我等他回來的話,直接跟楓眠和大色狼走了,又讓請回聖旨的他,差點無法交代……這一切,他都原諒我了,回來找我,而我卻又……
  他看著我嘆氣:“我就知道你,一看到小白兔一副眼淚汪汪的樣子,就完全沒有了思考能力。你以為你嫁給他,就隻有自己一個人難過,別人都會高興嗎?別把兔子當傻瓜,你心裡怎麼想,誰都知道。換成是你,讓你嫁一個每天想著別人的丈夫,你會高興嗎?”
  “我……”他這麼一說,好像也沒錯。
  “會嗎?”他盯著我,重復問了一遍,似乎非要問出我的答案不可。
  我遲疑著,說:“我……我不會嫁他的。”
  裴若暄終於像是松了口氣,說:“終於正常了。”說著,抬眼看看我:“現在的答案呢?”
  我沉默了一會兒,問:“如果我現在還是想回去楓眠那裡,你會送我回去嗎?”
  裴若暄看著我,淡淡地說:“會。”過了一會兒,又說,“要去嗎?”
  我被他的目光逼視著,隻能躲閃著,遲疑了好一會兒,說:“我再想想。”
  “你想,我去換衣服。”裴若暄用手撐著牆面,艱難地站起身。我立馬過去想要扶他,不想,他的身體忽然搖晃了一下,就要往一邊歪去。“裴若暄!”我立馬扶住他,但他倏地一下整個人都靠了過來,我猝不及防,就被他直接撞到了地上。背撞上堅硬的石地,痛得快散架了,立馬,他重重的身體又壓了上來,把我肺裡面的氣一下子都壓了出來。
  我好不容易喘過氣來,急急地把他從身下翻下來,看著昏迷不醒的他,心裡一下子慌了。站起身,衝到房門口,大聲喊:“司琴!司琴!”
  我們的秘密
  司琴果然在,我一喊,他就像幽靈一樣快速地從門口閃了進來。看到裴若暄昏迷在地,神情一慌,連忙過去將他扶上床,把了下他的脈,立馬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來給他喂藥。
  從他的神情中,我仿佛察覺出裴若暄傷勢的沉重。他起身時,我立馬捉住他的袖子,急聲問:“他怎麼樣了?嚴不嚴重?為什麼會受傷?為什麼會暈倒?”
  “我們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伏擊,公子一心趕著回來,不小心中了他們一劍。草草上了藥,就直接過去鳳家了。現在失血過多,又加上……”說著他略帶著責難的神色瞥了我的一眼。
  這後面的話,不用他說,我也知道。他受了重傷,我還氣他,讓他傷心,還不偏不倚地在他的傷口狠狠咬了一口……
  “伏擊?是誰?”比較起來,我當然知道“伏擊”這件事情更嚴重。想想,我和大色狼他們回望國的時候,也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