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中國時評年選(簡體書)

2009中國時評年選(簡體書)

作者:熊培雲 編選, 出版社: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12-01

定價 260 元, 最低 198 元起...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完整列出比價資訊...

商品條碼:9787536058804, ISBN:7536058802
分類標籤:文學 » 中國現當代隨筆

 

內容簡介

2009中國時評年選(簡體書)

【內容介紹】
  時評寫作,的確是瑣碎的工程。然而,這不也是卡爾•波普爾所說的“零星的工程”麼?為什麼不接受做一些細碎的事情?
    事實上,如果你願意從積極的角度來看待世界,就不難發現,從網上海量的細碎留言到遍地開花的專欄文章,時事評論對社會進步的推動還是居功至偉的。從網民最初對孫志剛案的激情參與到現在近乎日常的“網絡彈劾”,在某種意義上說,評論的興起與日常化也是社會力量獲得成長的標志性事件。
    接下來說說本書的編選“標準”。幾年來,作者的一些評論也經常忝列雜文年選或者評論年選,然而每次收到從出版社寄來的樣書時,心裡也並不十分高興。不是因為不感激編選者的勞動,而是因為作者自認為最好的年度文章沒有收入其中。作者想,如果編選者能讓作者自薦篇目,再從中挑選,效果一定會好一些。畢竟,作者是通讀並且了解自己所有文章及其當時所產生的社會影響的。

【作者簡介】
熊培雲,生於20世紀70年代江西農村,畢業於南開大學、巴黎大學,主修歷史學、法學與傳播學。思想國網站創始人。
    過去或現在與熊培雲寫作相關的職業主要有:《南風窗》雜志駐歐洲記者;《新京報》首席評論員;《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東方早報》、《亞洲周刊》等知名媒體專欄作家、社會作者及特約撰稿人;南開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代表作有《思想國》(2007)、《重新發現社會》(2009),譯著有《中國之覺醒》(法文,香港田園書屋)。

【目錄】

農民第六次拯救中國
歷史背後的利益
消費券好於政府消費,藏富於民好於消費券
隻要統計能做假取消啥GDP都沒有用
一個公民的憤怒與一種信仰的淪陷
燃油稅又盯上中產階層?
讓孩子多問幾個“為什麼”
收容遣送壽終了,收容教育為何還活著?
不要將什麼都稱為“山寨”
少數人的權利
羅斯福新政的啟示
網絡語言暴力的根源
制造敵人的藝術
拒絕謊言,哪怕是為了愛國!
禽流感不是對人類文明的報復
我的民富路線
北川政110萬購豪華車令人心痛
農村大學生比重為何少了一半
城鄉分割的文明後果
新聞開放與社會扁平化
對偽專家廣告該依法懲罰了
中國版限薪令
阻止鄉村在文化上的消失
拉動經濟不能僅靠政府
我支持取消文理分科
“購房落戶”疑似倒賣戶口
經濟危機中的失業鏈條
白血病患兒“幸好遇見總理”暗藏幾多無奈
等貪官自斃的路,實在是太長了
援助農民工,工會組織在哪裡呢
國際公約困住圓明園獸首追索
農民工的出路不在大城市
從網絡社會通往公民社會
上海的效率與孟買的自由
不要把農村當成“洩洪區”
別讓農民工家庭成為“城市孤島”
財政政策應考慮面向個人減稅、退稅
兩會報道不要隻飛花絮
代表委員沒有理由沉默不語
難道要整頓網絡以保住“好干部”林嘉祥?
牢頭獄霸的今與昔
請給出個稅不調整的充分理由
代表委員會質疑會回應還要有行動,
兩會越多政治街頭越少暴力
牢頭獄霸們是些什麼人
因為不高興,一路反到底
不能自主支配的城市土地
如何化解2000億高校債務?
《中國不高興》把民族主義當錢賣
對極端言辭的煽惑性應保持警惕
不要再廉價愛國
經濟變革政治建構與社會重建
孫東東們為何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說說我為什麼不高興
重申清明的三種價值與理想
集體中國和公民中國的G20
回到村莊重拾希望
政府醫療服務的真諦是什麼
別對新醫改抱太高的期望
漢字繁體簡體,兄弟相煎何急
被統計都是一種幸福
口號沒用,民富要緊
看病難報銷醫保基金睡大覺
美國大學為何敢拒授奧巴馬學位
漢字、國家與天下
我是納稅人,可是光榮在哪兒?
以“緩查貪官”換取官員財產申報制度
……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農民第六次拯救中國 吳曉波
  隨著中國宏觀經濟的蕭條以及全球金融風暴的影響,東南沿海數以十萬計的工廠陷入困境,大量工人被裁員,從10月份開始,百萬農民工被迫提早返回鄉村,他們將為這輪經濟調整付出最大的代價,他們極可能是最受傷的群體。
  1989年,我第一次行走中國。在此之前,我是一個成長在江南城市裡的文學青年,我隻讀到過課本上的中國,在用5個月時間踏遍南部中國之後,我在社會底層觸摸到什麼叫貧困、什麼叫絕望、什麼叫不可更改的生活。我第一次知道農民對於中國的意義。在江西井岡山,我找到了袁文纔的兒子,他的父親在1927年把毛澤東迎到了山上,從此拉開了改變中國命運的農民革命。我們在一堵泥牆前交談,牆上塗著六個字,“打土豪,分田地”,它是60年前的遺跡,雖已褪色,卻仍然無比醒目,如附著一個不滅的靈魂。我是在很多年後纔恍然,袁文纔和他的農民兄弟們之所以拋頭顱、灑熱血地跟隨毛澤東打天下,就是因了這六個字的鼓動。
  這六個字贏得了中國農民的心。1958年,隨著人民公社運動的興起,土地又一次回到了政府的手中,在其後的20年裡,農民以消極怠工來應對新的土地政策。到1978年,中國開始本輪改革開放,也是在那一年,安徽和四川的農民冒死開始包產到戶,土地以承包制的方式再次回到農民手中,它對中國的意義非同尋常,30年間,中國改革數次峰回路轉,卻始終沒有爆發糧食危機,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因為農民在一開始就自行解決了產能問題,這一景像與另外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前蘇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後者在1990年推動休克式市場改革的時候,曾經爆發過嚴重的糧食危機。
  ……

【書摘與插圖】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