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正傳

殺手正傳

作者:劉墉, 出版社:中國盲文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06-01

商品條碼:9787500226932, ISBN:7500226934
分類標籤:Subjects » Books » Reference » History » Professional & Technical

 

內容簡介

殺手正傳

【編輯推薦】
談愛情,談人生,談自然,談保育,談生死,談宮廷的傾軋、權力的鬥爭、殺手的恩仇……


【內容簡介】
一隻螳螂的一生,與一人的一生有什麼不同?有生有死。有傷有殺、有愛有憎。本來對這世間的種種,就應該“有喜有悲”又“無喜無悲”。前者可以說“生活是方的”,既然“生”,就要面對許多有稜有角的困境;後者可以說:“生命是圓的”,到頭來,我們,若不能把一切離合悲歡,看成一個“圓”,或一個周而復始的“生之定律”,就未免太苦了。

【作者簡介】
劉墉,畫家、作家。一個很認真生活,總希望超越自己的人曾任美國丹維爾美術館駐館藝術家、紐約聖若望大學駐校藝術家、聖文森學院副教授。出版中英文著作六十餘種,在世界各地舉行個展近三十次。

  創作的原則是“為自己說話,也為時代說話”;處世的原則是“不負我心,不負我生”。

  2005年劉墉先生授權中國盲文出版社制作出版第一套有聲圖書,並將全部版稅損助給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和希望工程。劉墉已在四川、貴州、陝西等地捐建三十八所希望小說。



【目錄】
前言 生命的美麗與哀愁 
第一章 少年殺手的出現 
 八月二十八日 入幕
 八月二十九日 囹圄
 八月三十日 苟活
第二章 少年殺手的蛻變 
 八月三十一日 蛻變
 九月一日 復健
 九月二日 廢功
第三章 殺手的困頓與掙扎 
 九月三日 替身
 九月四日 偷生
 九月五日 共犯
第四章 殺手的傷殘與再造 
 九月六日 手術
 九月七日 亮刀
 九月八日 寵臣
 喬遷九月九日 
第五章 超級殺手的養成 
 十月一日 亂世
 十月二日 英雄
 十月三日 老兵
第六章 殺手和他的主子 
 十月四日 殺手
 十月五日 鬥智
 十月六日 裊雄
第七章 當殺手與殺手相遇 
 十月七日 新秀
 十月八日 殺之美
 十月九日 殊死鬥
第八章 殺手的秘密任務
 十月十一日 大劈棺
 十月十六日 一言堂
第九章 蒼涼時代的刀客
 十月十九日 趁火打劫
 十月二十五日 淫婦
 十一月二日 黑手黨
第十章 柳暗花明 絕處逢生
 十一月四日 蔫土匪
 十一月五日 肉靶
 十一月七日 女人香
第十一章 當殺手愛到心深處
 十一月八日 賤之生
 十一月十日 殺夫
 十一月十一日 抬頭相
第十二章 冷血的殺手 溫情的母親
 十一月十五日 遠行
 十二月十五日 天殺
 十二月二十日 分娩
第十三章 一個殺手的老去
 十二月二十一日 逃家
 十二月二十五日 生之限
 一月十八日 新年
 一月二十九日 慶生之殺
第十四章 當殺手走到生命的盡頭
 一月三十日 氣短
 一月三十一日 硬頸
 二月一日 母愛
 二月二日 安寧

【書摘】
第一章 少年殺手的出現
  入幕
  八月二十八日
    又到了“灰霉病”的季節,牡丹和芍藥葉片上長了許多褐色的斑點,尤其是春天開花時,把花剪掉的位置,好像開刀之後的傷口發了炎,最靠切口的地方是黑的,往下漸漸轉為咖啡色和白色,那“白色”就是一種霉。
    照園藝書上說,灰霉病是因為濕熱造成,今年的夏天特別熱,也特別多雨,怪不得病這麼重。書上又說必須把患病的葉片和枝子全剪掉,還強調,剪下來的葉子千萬別掉在樹下面,因為會造成整株樹都被感染。
    多妙啊!所謂“落葉歸根”,居然有些葉子就不能歸根,即使想歸根,也得把它移開,寧可施化肥,也不能讓葉子去滋養它的“母株”。
    這種落葉大概就像所謂的異議分子,放逐海外,到老也不準回國,因為你回國帶來的不是養分,而是毒素。如此說來,最被歡迎落葉歸根的應該是松杉之類了。有時候走進古老的杉木林,腳底下一片軟綿綿的,好像踩在厚厚的床褥子上,原來全是它掉下的針葉堆積而成。針葉不大有水分,大概也沒什麼養分,雖然不太能滋潤母株,卻另外有個好處,就是雜草不長、蚊蠅不生。據說連蚯蚓和喫蚯吲的鼴鼠都找不到。這麼干淨、安詳、寧靜的森林多可愛啊!沒有一點“雜音”,是真的“一言堂”。
    可惜我現在面對的是個充滿異議分子的牡丹。它是標準的美國,花開得又大又香又漂亮,葉子長得奇形怪狀,是最復雜的“二回三出羽狀復葉”,而且在那葉子之間容易得病。炭疽病、灰霉病、皰腫線蟲病,樣樣會造成感染。
    照中國和日本園藝的理論,要讓牡丹長得健康,最好的方法,是在九月中旬,把整株樹的葉子摘光,既然沒了能長蟲的葉子,也就不容易得病。這跟某些國家的政治理論是很像的,鏟除一切可能散布毒素的異己,是維護國家安寧的最好方法。
    但是換成美國的園藝家,就會說,好好的牡丹,隻是長幾個黑斑算什麼?早早把葉了摘了,哪還像株樹?要知道,生病的葉子總是葉子,它還照樣行光和作用,也照樣在秋天染上一抹紅。這灰霉、炭疽,說嚴重也不嚴重,大不了明年少開兩朵花,何不留著?
    面對長了斑點的牡丹,我開始矛盾,最後要取折衷方案,先剪掉生病的葉子,再等中秋,摘掉全株的葉片。
    我很小心地抓牢葉片,再由基部剪下去,隻有這樣纔能確定,沒有一個異議分子潛逃入境。
    突然,葉子抖了一下,我左手食指上一痛、一緊,一片葉子的尖尖居然帶個倒鉤,鉤住了我的手,我自然反應地狠狠甩,把那葉子摔到草地上。
    葉子居然站了起來,而且搖來擺去的。原來不是葉子,是隻螳螂。
    好極了!我喜出望外,多少年沒見這小東西了。記得上次養螳螂還是十兒年前,兒子小時候為他養的,養了兩個月。更早的記憶則是我自己小時候,在紙盒裡養螳螂,不記得活了多久,隻記得那灰黑色的螳螂屎。
    我趕緊衝進屋子找紙盒,車房裡紙盒一大堆,但不是太大就是太小,真急死了。盒子可以慢慢找,螳螂可先得抓到,我隨手拿了一個麥當勞的紙袋往外跑。
    跑回院子,它居然還等在那兒,看到我,又恢復原來彎著兩隻上臂,作勢要攻擊的樣子。我把袋口撐開,成為一個圓形,慢慢向它靠近。準備在它冷不防的時候,狠狠罩下去。
    它還是沒有躲,伸著三角頭,盯著我的紙袋,上身高高抬起,好像一個拳擊手要出拳的樣子。“真妙了!”我心想:“似乎不用我費力,它既然以為可以跟我的紙袋一戰,而且十分自信又自大的樣子,當然也就不會潛逃,即然不會潛逃,也就犯不著我帶手銬和腳鐐去拘捕它了。
    這螳螂就是“大哥”,大哥可以接受邀請進去談談,大哥也可以被捕,但是大哥要面子,大哥絕不尿遁,也不鼠竄。
    它果然被我輕松地罩上了,袋子裡發出啵啵出拳的聲音,我把袋口往草地上壓,再慢慢縮緊,心裡興奮極了:“看!多棒!多走運,不但抓到一隻螳螂,而且是隻又狠又勇敢的。”
    把紙袋放在桌子上,用鎮紙壓住袋口,開始為它找“家”。這家得夠它住,所以要大;但不能太大,太大不容易管理;送進小蟲大盒子裡飛來飛去,也不容易抓。這盒子最好完全透明,隻有透明纔能看它在做什麼。尤其是當它貓殺的時候,把一隻活蹦亂跳的大蟲,手到擒來,一口一口地喫掉。再優優閑閑地洗個臉、唱首歌,這是多麼驚險又刺激的事。
    正好老婆帶女兒從圖書館回來,我立刻報告這大好的消息。
    “什麼是螳螂?什麼是螳螂?給我看!給我看!給我看!”女兒喊著往書房跑。趕緊把她叫住:“小心!螳螂很兇的,會咬人,還會抓人,等爸爸找個盒子,把它裝進去,再看。”
    妻也很興奮,我老婆從來不許我養小動物,美其名說怕我敏感,其實是怕麻煩。但對這螳螂,她倒不排斥,大概想那麼一隻小東西,要麻煩能麻煩哪裡去,而且由我去煩。
    現在麻煩已經開始,我翻東翻西,總算找到一個裝巧克力的盒子,這盒子做得很漂亮,不但透明,而且結實。
    為了讓螳螂透氣,我又找來老虎鉗和鐵釘,鉗子夾住鐵釘,再打開瓦斯爐把鐵釘燒紅。女兒跟前跟後地看,正好來個機會教育:“過來!從這兒看,鐵釘是不是變紅了?鐵釘用火燒,很熱很熱就會變成紅色。”
    把塑膠的巧克力盒放在料理臺上,又叫女兒站遠一點,我把燒紅的鐵釘對準盒蓋的中心點插下去,很輕松地就穿過了,發出一股臭味。
    再將那一點向四周擴張,呈放射狀態地打,大約一次可以打四個洞。再燒紅、再打,一共打了十二個洞,“爸爸對得準吧!”我得意地對女兒說,又把每次鐵釘撥出來時,拉出的“一絲一絲”,遞給女兒:“看!這就是一種人造纖維,你穿的衣服,有些就是這樣拉出絲,再織成的。”
    把塑膠盒放在書桌上,再拿起那裝了螳螂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