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神家族(修訂本)(一則真實的臺灣寓言)

海神家族(修訂本)(一則真實的臺灣寓言)

作者:陳玉慧, 出版社:江蘇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0-05-01

定價 250 元, 最低 188 元起...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完整列出比價資訊...

商品條碼:9787214061720, ISBN:7214061724
分類標籤:Subjects » Books » Reference » History » Professional & Technical

 

內容簡介

海神家族(修訂本)(一則真實的臺灣寓言)

【內容介紹】
  《海神家族》是陳玉慧扛鼎之作。
  作品通過一個臺灣女子的尋根溯源,以女性作為故事的起點、中心,一層層揭露家族的幽黯與秘密。
  外公林正男一心想開飛機而拋家棄子、二叔公林秩男為政治獻身而背井離鄉,父親二馬被肉欲迷惑卻不能對女性負責,這一切的一切使得男性缺席的家族出現了愛的缺席。
  未婚夫早逝的外婆綾子雖嫁給林正男卻仍要飽受守寡之苦,靜子母親與心如阿姨彼此討厭永不說話……女人之間嫌恨、傷害,卻又不得不相互依賴,種種愛恨情仇穿插其中。走過日據、打過二戰、慶祝光復、經歷文革……
  三代人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段糾結復雜的家族史,展現出臺灣百年的時代動蕩,影射了整個臺灣的命運。

【作者簡介】
陳玉慧
  小說家、記者、導演和編劇。
  法國高等社會科學研究院歷史繫、文學繫碩士,文學繫博士班畢業。現移居德國。
  曾在紐約、巴黎擔任記者及編譯,現任臺灣《聯合報》駐歐特派員,經常出入國際新聞、戰爭現場,訪問無數國際領袖精英,並不定期為多家德語媒體撰稿。  
  著有《征婚啟事》《海神家族》等暢銷小說,屢獲新聞及文學獎項,為2006年第一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決審團獎得主,榮獲2007年臺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

【目錄】
01這兩個家伙是誰?
2001年  柏林
我出生在一個叫臺灣的島。
流浪了20年,一直陪伴在我身邊的是兩尊神像:一個叫順風耳,一個叫千裡眼。它們是海神媽祖的“保鏢”,關繫著一個家族的秘密。母親和心如阿姨都知道它們的故事,卻並不知道是我帶走了它們。那時,我還不知道我懷揣著一個日後追尋不止的真相。

02  那隻叫yes的狗去了哪裡呢?
2001年  臺灣臺北
鄰居都是當年跟蔣介石一起從湖北、湖南遷臺過來的國民黨將軍,或者一些四川江蘇的國民大會代表。在那些年代,他們去陽明山開會討論時局問題,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所討論的早已人事全非,而且他們再也不屬於那裡了。
他們全是“正派人家”,隻有我們什麼都不是,也沒有人理會這個經常吵吵鬧鬧哭哭啼啼的住家,一個沒有男人的住家。很多年我們幾乎都沒有看過自己的父親。

03  天公聽不懂外國話
2001年  臺灣臺中
“你們來得正好。”我們纔踏進外婆家,心如阿姨就從抽屜裡取出一個寫有“遺囑”的信封。我又好奇又緊張,正想打開來看時,心如阿姨打斷我,她堅定地看著我說:
你先不要看,你一定先要親手交給你母親。

04  要是你知道我以前多麼孤單
——外婆三和綾子的故事
1930年  臺灣基隆港
自日本姑娘三和綾子踏上臺灣的第一步,便不知未來的命運如何迎接她:
綾子自幼父母雙亡,寄人籬下,吉野的出現成了她離開舅母家的第一根稻草。誰知,來到臺灣後,她見到是一具死於“霧社事件”的無頭尸。因為一場瘧疾,她認識了臺中青年林正男,並在吉野死後的一年與其結婚了。過了10年風平浪靜的生活。1942年,太平洋戰事開始對日軍不利,林正男為了自己的飛行夢想志願從軍,與一群臺灣兵前往菲律賓。
這時,林秩男出現在她的面前,綾子也纔明白:他們原來是一樣的人。

05在外婆的房間
2001年  臺灣臺中
我很怕外婆,曾暗中計劃逃走,但我從來沒對任何人提起,包括心如阿姨。
有一天,我試著執行我的計劃,打算先走到我自己心裡的邊界——小土地公廟。我走了很遠,已經遠離了邊界,一直走到一座小橋,我站在小橋上往下看,發現橋下有個小坡,撥開比我還高的雜草,繞到橋柱後,卻看到石墩上背坐著兩個大人,他們正在談話。我要上坡時,卻聽到外婆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一絲哀怨繕我爬回小路,離開這座小橋,從來沒告訴過任何人這件事。

06  駛飛輪機,你駛去水田啦!
——外公林正男的飛行夢想
1946年  南洋群島
林是一個飛行和尚。幼時的他堅持著在日文書店中買下飛行雜志,父親最後終於為兒子付了錢,並詛咒般地說著:“駛飛輪機,你駛去水田啦!”而後,林終於平穩地飛上了藍天,他沒想到的是卻一頭扎進了日本侵略戰爭的泥潭,身陷所羅門群島戰場。
高射炮射來時,正走在森林沼澤上的林應聲倒下。那時大約是凌晨一時光景,頭頂上爆發了一發照明彈,另一發信號彈打進棕櫚林中,放出一陣眩目的綠光,然後樹林中爆炸聲四起,棕櫚樹起火燃燒、倒塌,不知誰受傷的慘叫聲高過一切的噪音。他覺得整個人頓時飄浮起來,然後重重摔在濕地上,他以為他死了。
  
07  要買金針菇嗎?
——二叔公林秩男逃山的日子
1947年  臺灣臺中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的成員林秩男被迫四處逃難,藏在山上一個小廟裡。國民黨的清鄉活動化明為暗,他們全被通緝了。
林秩男開始雕刻媽祖像和兩個部將時,隻是窮極無聊,他從來沒有雕刻過任何雕像。他一雕起來便興致勃勃,十幾個夜以繼日下來已雕出一個完整的形狀。他的媽祖乍看有點像綾子,尤其在昏暗搖曳的燭光下,他想他為什麼不刻綾子呢,但他花了兩個星期卻刻不出來。

08  靜子母親與心如阿姨
——一對不說話的姊妹
1998年  臺灣臺中
靜子母親在少女的時候知道一個秘密。
有一天她獨自出門,在路上看到一個眼熟的男人駕著牛車,他停下來載她。在路上,男人突然回頭問她,“你不就是綾子的女兒嗎,不認得我嗎?”她搖搖頭,因為飄雨,手上撐著一把紙傘,很擔心傘面飛走。“我是大樹仔啦,你們家的事哪一樣我不知。”靜子覺得他表情猥瑣,打算下車,男人卻說:“別急,是不是跟你阿母一樣趕著要去偷客兄?”
很多年後她纔知道,這世界上有一個男人使母親活下來。那個男人使綾子母親活下來,但也使她生不如死。

09  在母親的房間
2001年  臺灣臺北
父親單身到臺灣來,他沒有親戚,隻有幾個當初在軍隊認識的同胞。他們也都是孤家寡人從大陸來到臺灣,好像多年來都努力把悲戚藏起來,努力地過著正常生活,但是一不小心便支持不下去。
而母親,隻剩下她的畸零母親和弟妹。外婆每天在陰暗的房間燒香祭拜媽祖,她的兩個兒子都變成遊手好閑的流氓或通緝犯,至於心如阿姨,我的母親說:“別提她,她不是我妹妹。”   
10  請問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母親靜子的愛情
1940年  臺灣臺中
靜子感覺到命運從未眷顧她:在母親的反對下,她依然選擇了身為阿山仔的二馬。婚後沒多久,二馬與蘇姓女子同居,被人誣陷關進了警備司令部,到最後他被大陸的親人拋棄,疾病纏身,她不得不把他再接回臺灣照顧。     
一次她疲倦地睡在他的床邊,半夜突然醒來,發現他在等著她醒來,以便和她說話。那是第一次她覺得他完全屬於她,他心裡真的沒有任何人了,而她卻如此悲哀憤恨:來生,最好不要認識他了,不但不要再當女人,且無論如何都不要再做二馬的妻子。   
11  現在隻能問媽祖娘了   
——外公林正男失蹤那一天
1948年  臺灣臺中
後來她也知道了,綾子外婆從來沒放棄過尋找丈夫的念頭。綾子最擔心的事情是萬一丈夫早已死去,尸體不知下落,又一直未安葬,會變成沒有歸宿的鬼魂。綾子想過把那隻皮箱當成丈夫的遺物,加上當年她保留的一撮頭發和指甲,一起葬在她買下的墓地。但綾子外婆沒那麼做,萬一林正男外公還活著呢?她似乎希望他還活著。
事情便這樣拖延下來。然後綾子去世了。  

12  留下來吧,別走      
——父親二馬“跟隨”蔣介石到臺灣
1948年  安徽當塗
1987年,臺灣開放民眾到中國大陸旅行、探親。父親也準備一個人回老家終老,把日用品及他買來的黃金全塞進皮箱裡,他說,你們不要留我。
就在父親提著行李往外走時,原來在樓上避不見面的母親突然衝下來,“你有種就不要回來,你若再回臺灣就是狗娘養的!”母親對著父親大吼,她把那本父親經常翻閱的《聖經》丟向父親,《聖經》的硬殼封面剛好擊中玻璃,“砰”一聲玻璃全碎了。   
13  兄弟,這怎麼說呢?      
——父親二馬的外遇和冤獄
1972年  臺灣臺北
在西寧南路的保安司令部。坐在二馬對面的刑警姓姚,對他客氣有禮,他們在密室裡談了三個小時。他剛剛為二馬叫了一碗面,又泡了一杯熱茶給他。那個姓姚的人是安徽人,他們談了許多家鄉的事及認識的人,然後,姚便繞著二馬在南京求學的時代問問題。他說治安單位需要向他查證一些數據。
二馬走進警局前,原本有一絲疑懼,在喫完熱湯後,疑懼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