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紀念新中國成立60周年理論研討會文集

上海市紀念新中國成立60周年理論研討會文集

作者:上海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09-01

商品條碼:9787208088474, ISBN:7208088470
分類標籤:Subjects » Books » Reference » History » Professional & Technical

 

內容簡介

上海市紀念新中國成立60周年理論研討會文集

【內容簡介】
    本書以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體現科學發展觀和黨的十七大精神,發揚理論聯繫實際的優良學風,結合新中國建立60年來的重大理論和實際問題,多角度、多方面深入研究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新成果,涉及新中國60年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黨的建設等方面,具有較強的理論價值和實踐意義,反映了上海理論工作者在研究新中國60年發展史方面取得的成績。

【目錄】
認清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面臨的形勢 進一步堅定馬克思主義政治立場(代序)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20世紀中國的道路
論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的歷史地位
馬克思主義視閾中的中國模式
論社會主義的發展邏輯
共和國60年發展觀演變及其啟迪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總體布局形成的歷史演進
旗幟·道路·理論體繫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的歷史性飛躍
強化體繫: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寶貴經驗
新中國60年馬克思主義哲學第二次中國化歷程
試論建國以來中國政治漸進發展的基本經驗
有序民主與人大制度:對中國民主化進程的一種思考
政黨制度與中國民主:基於政治學的考察
中國協商民主60年:國家與社會的共同實踐
人民政協任務的歷史定位與科學發展——毛澤東《關於政協的性質和任務》解讀
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之路
新中國基層選舉60年:歷史變遷、路徑特征與意義
新中國基本經濟制度的演進、制度效率與完善路徑
60年來經濟理論與實踐探索的主要經驗
新中國60年經濟發展是一個輝煌整體
進一步提升上海自主創新能力的對策研究
……
後記

【書摘】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20世紀中國的道路
    黃力之
    1949年9月16日,新中國成立前夕,毛澤東寫下了一段話:“自從中國人學會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以後,中國人在精神上就由被動轉入主動。從這時起,近代世界歷史上那種看不起中國人,看不起中國文化的時代應當完結了。偉大的勝利的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大革命,已經復興了並正在復興著偉大的中國人民的文化。這種中國人民的文化,就其精神方面來說,已經超過了整個資本主義的世界。”①
    毛澤東在這段話中肯定的就是馬克思主義對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積極推進作用,他同時還提到了中國文化的復興,認為其“超過了整個資本主義的世界”,不過,他這裡講的已經不是中國傳統的文化,而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這一新型文化,在紀念新中國成立60周年之際,進一步深入討論這個問題,是非常有意義的。   
    一、文化比較中的馬克思主義
    解讀20世紀的中國歷史,馬克思主義作為文化思想的引入是一個突出的現像。美國學者舒曼(Franz Schurmann)認為:“中國共產黨通過革命性鬥爭登上權力地位,創造了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在過去的十幾年裡,無論偉大的人物,還是平庸之輩,都在用組織化了的政治權力達到不同的目的,演出人類的戲劇。他們在重建一個偉大的國家,約束著她的人民,改善著人民的生活,打下了增長的基礎。共產黨中國猶如一棟由不同的磚石砌成的大樓,她被糅合在一起,站立著,而把她糅合在一起的就是意識形態和組織。”①這裡所說的意識形態就是馬克思主義。
    的確,從馬克思主義產生世界影響這一歷史事實的角度來看,把馬克思主義作為中國的國家意識形態,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並取得成功的一個歷史成果。而從文化演變的角度看,則是生成中的中國現代文化對傳統文化進行改造與揚棄的結果。
    中國傳統文化作為中國漫長封建社會的產物,是一個復合狀的結構,其中既有封閉、落後、腐朽的因素,也有開放、先進、充滿生命力的因素。然而,現代性意義上的中國文化不是在逐漸發展的過程中自我完成的,而是取決於西方資本主義的擴張以及由此而來的中國社會的加速發展進程。
    由於中國自鴉片戰爭後屢屢失敗於西方,“中國向何處去”成為此後中國先進分子思考的一個中心問題,而隨著西方文化的大量湧入,中國人不得不更多地關注西方。總體上說,從鴉片戰爭到20世紀初,西方對中國的衝擊呈不斷加劇之勢。西方既給中國帶來了全新的思想文化觀念和生活方式,也將中國逼向亡國的邊緣。
    從經驗層面出發,人們最初認為中國的失敗是器物的失敗,於是先有了洋,務運動,試圖走西方的堅船利炮之路。但是隨著人們對西方了解的深入,發現西方的先進不隻是在器物方面,制度與文化也自有其特色,於是後來又有了維新變法之舉。但是,洋務運動未能挽救中國的頹勢,變法也失敗了,國家的狀況一天天壞下去。
    接下來形成的新認識是:中國的問題首先在於觀念的落後。魯迅在1907年的文章中,注意到法國自1789年大革命以來,“平等自由,為凡事首,繼而普通教育及國民教育,無不基是以遍施。久浴文化,則漸悟人類之尊嚴”,因此,對中國來說,“其首在立人,人立而後凡事舉”。②於是,許多懷疑中國文化總體上落後的知識分子,越來越傾向西方現代先進文化觀念,在這一背景下,五四新文化運動爆發了。
    遵循歷史給定的邏輯,新文化運動一方面集中批判了以儒家思想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另一方面自覺地認同西方思想特別是科學和民主的思想。對現代中國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是,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文化建構不是一次完成的,它在較短的時間內完成了兩次飛躍:一是從中國傳統文化飛躍到西方先進文化,一是從一般的西方文化飛躍到馬克思主義。
    毛澤東後來在《論人民民主專政》中對這兩次飛躍作了如此概括:鴉片戰爭以後,中國的先進人物認識到西方資產階級民主主義的文化是可以救中國的先進的文化,但“帝國主義的侵略打破了中國人學西方的迷夢。很奇怪,為什麼先生老是侵略學生呢?中國人向西方學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總是不能實現……就是這樣,西方資產階級的文明,資產階級的民主主義,資產階級共和國的方案,在中國人民的心目中,一齊破了產”①。
    而作為文化個體來說,兩次飛躍產生於文化比較,毛澤東在1936年這樣回顧道,新文化運動之初,在陳獨秀的《新青年》雜志的影響下,“我的思想是自由主義、民主改良主義、空想社會主義等觀念的大雜燴。我對‘十九世紀的民主’、烏托邦主義和舊式的自由主義,抱有一些模糊的熱情,但是我是明確地反對軍閥和反對帝國主義的。”到l920年,在參加工人運動的實踐中,讀了《共產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文獻以後,“樹立起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我接受馬克思主義,認為它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就一直沒有動搖過”②。   
    馬克思主義在中國20世紀前期的盛行之狀,有郭湛波氏在1965年出版於香港的著述描述如下:“中國自一九二七年社會科學風起雲湧,辯證唯物論的思想大有一日千裡之勢”,“這個時代的特征,以馬克思體繫的辯證唯物論為主要思潮”。譚輔之在1936年寫道:“除了普羅文學的口號而外,便是唯物辯 證法和唯物史觀的介紹。這是新書業的黃金時代。在這時,一個教員或一個學生書架上如果沒有幾本馬克思的書總要被人瞧不起的。”甚至張東蓀,一個辯證唯物論的反對者,也對新哲學的熱潮驚疑不已。他提到,“贊成唯物論辯證法的書籍現在大有滿坑滿谷之勢,而反對論除散見於各雜志外,從無專書”。③
    改革開放以後,有人在總結百年中國文化的道路時,隻承認用西方文化取代中國傳統文化的正確性,認為這纔是中國現代化的文化保證,而將共產主義先進分子對馬克思主義的選擇說成是啟蒙思想的失落,是“救亡壓倒啟蒙”,說什麼隻有“告別革命”纔有中國的現代化。實際上,歷史的運轉過程完全不是現在的人們所自由想像的,一方面,當時的世界潮流確實就是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另一方面,當時中國的國情也注定隻能這樣選擇。
    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必然性
    美國著名的毛澤東研究專家斯圖爾特•R.施拉姆教授認為,“毛澤東在20世紀30年代末提出的種種概念中,最直率、最大膽地體現了他關於中國革命的獨特性以及中國人需要以他們自己的方式解決他們自己問題的信念的,莫過於‘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了。”①
    為什麼會發生對馬克思主義進行了中國式的改造之事呢?這裡首先存在文化主體的本土性問題,即在文化影響的過程中,任何主體都存在自己的本土性,正如莫裡斯•邁斯納所說,“在1935年,毛澤東決不是空著腦袋到達陝北的。”②他這裡說的是毛澤東在陝北開創中國式的馬克思主義革命模式之前,已經有了自己對馬克思主義的獨特理解。實際上,再往前推移到五四新文化運動時期,毛澤東也不是在一片思想的空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