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的已婚女人

完美的已婚女人

作者:(西)克拉林, 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05-01

商品條碼:9787020069958, ISBN:7020069959
分類標籤: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社會 » 歐陸文學

 

內容簡介

完美的已婚女人

【內容簡介】
《完美的已婚女人》選收作者最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說十五篇。其中堪稱中篇小說的《貝爾塔夫人》,講述的是望族末代小姐貝爾塔所經歷的一次頗具悲劇色彩的愛情故事;《我的葬禮》則以一個活人的荒唐葬禮為背景,刻畫了一幫無恥政客們在這一公眾場合裝腔作勢的丑惡嘴臉;《別了,“羔羊”!》描寫的是一位破產農民被迫賣掉自己外號叫“羔羊”的心愛的母牛時,在兩個孩子內心引起的悲哀情緒,此篇作品已成為西班牙傳統教材的課文之一;《完美的已婚女人》卻以揶揄調侃的筆觸表明,最讓丈夫忍受不了的,正是妻子的太過“完美”。克拉林善於捕捉口常生活中令人啼笑皆非而又富含哲理的戲劇性場景,抓住事物的細微之處,用誇張的筆調和形像的語言表達出來,往往產生以虛見實、微言大義的效果。

【作者簡介】
克拉林原名萊奧波爾多·阿拉斯,1852年4月25日生於薩莫拉城。1869年考入奧維多大學法律繫,在校期間便參加了推翻女王伊薩貝爾二世的革命,從此成為共和派。1871年進入馬德裡中央大學,這期間,結識了許多文學界名流,其中就有名聲顯赫的佩雷斯·加爾多斯。1875年10月,他首次以“克拉林”(意即號角)為筆名在諷刺雜志《鞭撻》上發表作品。1883年返回奧維多大學任教,開始創作長篇小說《庭長夫人》,這部作品於1885年初出版,現已成為西班牙文學史上的經典之作。1891年出版了其第二部長篇小說《獨生子》。除了這兩部長篇小說外,克拉林的主要作品是短篇小說,以其數量和成就而言,他至今堪稱西班牙和拉丁美洲文學界的一位短篇小說大師。

【目錄】
貝爾塔夫人
我的葬禮(瘋人癔語)
觀看首演的男子
蘇裡塔
未來的故事
別了,“羔羊”!
奇裡帕的皈依
咳嗽二重唱
不完美的已婚女人
頂替者
兩位學者
財政部特派員的幻影
沙丁魚的葬禮
完美的已婚女人
青蛙

【書摘】
貝爾塔夫人
  (1892)
  一
    西班牙北部有個地方,無論羅馬人還是摩爾人,從來都沒有到過那裡。如果這塊碧綠幽靜棲身地的主人貝爾塔•龍達列戈夫人對歷史再了解一點的話,她就會斷言,不管是阿格裡帕、奧古斯托,還是穆薩、塔裡克,都不曾輕率地踏上那塊土地。那塊松軟的土地總是綠草如茵,青翠欲滴,毛茸茸,烏黑油亮。這是她的一隅,一切都是她的,就像她一樣,對世事置若罔聞。它被包裝在無數蒼郁的大樹和草地中,就像她由於身患疾病而被包裹在黃色法蘭絨裡一樣。
    貝爾塔夫人的草葉之隅屬於希洪行政區卡雷尼奧市彼德爾奧羅教區,貝爾塔夫人的地段在教區裡以薩奧爾尼恩的名字著稱。這個地段裡林木繁茂的窪地叫蘇薩卡薩,窪地中間有塊大草地叫阿倫。草地的西北端有條小溪淌過,小溪邊點綴著高聳的楊樹、白樺樹和深色葉片的錐形“煙囪樹”,這種錐形樹的葉片與小溪邊的花草連在一起,從地面起沿樹干盤旋而上。
    那裡的小溪無名,也不值得有名,它的水連做洗禮都不夠用。可是蘇薩卡薩的主人們出於地理概念上的虛榮,從幾個世紀前就開始稱它為“河”,而這一地段其他地方的鄰居們出於對龍達列戈威嚴的鄙夷,卻把這樣的河叫做“溝”,並且竭盡全力貶低它,始終詭詐並安之若素地保留著穿越阿倫和“田地”這條堪稱清澈溪流的公共通行權。他們連橋都不用就過河了,真是種諷刺。現在不是羅馬人了,已經說過,羅馬人沒有去過那兒。即使是一踫到岸邊的濕土就長青苔的半朽空心橋,他們也不用。對於這種不明所以、來路可疑的霸道通行權,這種被時間認可的民主勝利,貝爾塔夫人叫苦不迭。這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連橋都不用就過了河(就憑河床中間的一塊大石頭,一塊被赤腳和帶釘鞋常年磨損的大硅石),踐踏了這條河,還因為他們踐踏了那些極其爛漫的野花,踩死了肥沃阿倫剛剛冒芽的極其鮮靈的小草,在它純潔的綠草上留下交叉的傷痕,就像胸前的綬帶,傷痕是被踩出來的。不過這些傷心事還是留在以後說吧,我要接著說,再過去,再往上,從這兒開始上坡了,在沒有橋和渡口的“河”那邊,就是田地,它泛指這樣或那樣條件下的玉米田低窪地,現在還沒有必要一一列舉。要說的是玉米稈生長的時候,它的葉子呈彎曲的長矛形,在玉米莖上搖曳,以一種有趣的弧形向下彎著,綠色的田地就像是被輕風拂動的海洋。在這個海洋的彼岸有座府邸,一幢白色的房子,並不特別大,那是龍達列戈家的祖居,它和它的宅院、莊園及其附屬設施有:緊挨著府邸的小教堂,壓榨場(現在已成了草場),石座石柱的栗色倉庫和一個白色的方形鴿舍。所有這些,再加上一個享有農具房美譽的茅屋——它就位於府邸所在山丘的斜坡上,離它隻有三十步遠——就是我說的波薩多裡奧府邸。
  二
    府邸裡隻住著貝爾塔夫人和伊薩貝爾。她們和一隻貓。貓就像阿倫的小溪一樣,沒有名字,因為它是唯一的貓。管家住在農具房裡,他是個老頭,像貝爾塔夫人一樣,是個聾子。他有個女兒,差不多是個獃傻,不過她可以像個壯雜工似的幫他干活。還有個僕役,人很粗魯,隔幾天就被調換,因為聾老頭總是因為一點小錯就辭退他們。莊園並不全都由他管,即使是整個莊園,也所值有限。如此嫩綠如此清鮮的土地,也不是頭等的,幾乎什麼都不產。貝爾塔夫人清貧,可是愛干淨,她那幾乎是想像出來的尊嚴之中就包括這種發自內心的潔癖。貝爾塔夫人在她的內心深處就把整潔、孤寂和與世隔絕的意識混淆和交織在一起。她帶著愉快的表情,過著一種平民的生活……紡線洗衣服,在家裡洗很多的白衣服,在家裡還揉面做面包。她每五六天和一次面,干這種活需要有比她和老邁的伊薩貝爾更強壯的肌肉,管家的獃傻女兒幫她們做。可是紡線的時候,就她們倆人,兩個老嫗。把衣服從河邊拿回來並且漂白,也是她們倆人干。要曬干的衣服把坡上的園地都遮蓋成了白色。失聰的貝爾塔夫人從斜坡上的房子裡居高臨下,笑瞇瞇地默視著,感謝上帝,腳下潔白的亞麻布,還有那如洗的青翠,猶如衣服的包邊,沿著府邸的園林延伸,一直延伸到田地和阿倫。阿倫好像被一個非常認真的理發師修理過,樣子幾乎像一個仔細刮過臉的人,塗過很多香皂沫,香氣撲鼻。好像有人用剪刀給它剪過草,然後打上肥皂沫,再加以修飾。不過它並不是完全平坦的,有些地方凸起,在遇到小溪的時候,竟不可思議地向“煙囪樹”方向凹陷下去。貝爾塔夫人上千次地希望有巨人的雙手,每隻手都像公牛一樣,用它們掠過阿倫的山梁,完全就像掠過那隻貓的脊背一樣。心情不好的時候,她舉目眺望草地,目光就會靜止在兩條橫穿草地的小徑上,無恥的污漬,那是那些平民百姓、可惡農工的痕跡,他們出於嫉妒,為了搗亂,或者純粹出於惡意,如此毫無必要、無緣無故地保留著的這種公共通行權,冒犯了龍達列戈人。
     從這裡已經無處可去,薩奧爾尼恩就是天涯盡頭。無論是獵人、軍隊、強盜,還是罪犯流氓,都不曾從蘇薩卡薩穿越過。公路和鐵路遙遙在外,連城鎮的道路從這座沉淪於草叢林木中的宅第邊緣經過時,都恭敬地繞道而行。大車的吱嘎聲不斷從遠處傳來,貝爾塔夫人卻聽不見……這些可惡之極的鄰居們執意擾亂如此太平的景像,以條條小道執意玷污著那片綠毯,靴子和肮髒的赤腳在小道上留下的痕跡,就像是在蔥茏草木中留下的贅疣,也是對龍達列戈專有領地踐踏的粗暴印記。從什麼時候開始庶民們可以從那、裡走過呢?“已經無從記憶了。”見證的人們已經上百次地。說過。“胡說!”貝爾塔夫人反駁道,“以前龍達列戈人太好了,竟然同意長著疥瘡的人用齷齪的腳跟踩踏阿倫的芳草。”龍達列戈人與世無爭,一些人和另外一些人成婚,都是和親戚結婚,血統和遺產都不會混雜,也不會玷污門第和草原。至於她貝爾塔夫人呢,已經回憶不起來,這些公共小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穿越她家領地的。不過心靈告訴她,所有這些大概是從古老政權垮臺,從有了自由黨人之類的東西之後纔出現的。
    “到了這兒就無處可去了,這兒就是世界的末端。”貝爾塔夫人說。她的地理概念奇特,有張她想像出來的荷馬世界地圖。她認為大地的盡頭是個末端,而末端就是薩奧爾尼恩及其蘇薩卡薩、阿倫草原和波薩多裡奧。
    “無論是摩爾人還是羅馬人,都不曾踐踏過阿倫的草。”她一天又一天地跟對她極其忠實的薩貝洛娜(伊莎貝爾)說。伊薩貝爾十年前就是龍達列戈家的用人,無論是摩爾人還是基督徒們都不曾踫過她,她現在依然守身如玉,而且她已經度過了七十個春秋。
    “無論是摩爾人還是羅馬人!”貝爾塔夫人夜晚就在家中地上爐灶裡的炭火旁,借著油燈的光亮說。伊薩貝爾低下頭,表示同意,同樣盲目輕信著,隨後又跪著重復了她的女主人在她之前念誦的禱告詞。關於羅馬人和摩爾人,無論是貝爾塔夫人還是伊薩貝爾,除了說他們不曾到過那裡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