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蕾STORY 100(2009年上半月 01 總第236期)

新蕾STORY 100(2009年上半月 01 總第236期)

作者:本社, 出版社:《電腦編程技巧與維護》雜志社, 出版日期:2009-01-01

定價 88 元, 最低 84 元起...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完整列出比價資訊...

商品條碼:9771003897096
分類標籤:愛情 » 情感

 

內容簡介

新蕾STORY 100(2009年上半月 01 總第236期)

【編輯推薦】
落落·再見,抽屜·惡女靈藥,天宮雁×ENO.,戀慕耐受不良,面堂兄×韓露,長安幻夜•江東之虎,丁冰·日下綺羅。
    上海地區贈品換領地址,上海市文廟路215號,文廟圖書批發市場29室。


【目錄】
心·賞
  心之壁
話題·一月紀
  2009夜不眠——夜行族生態大調查
連·城
  戀慕耐受不良(五)
  恆星灰燼(四)
戀之風景
  蘇西克與小熊·惡女靈藥
  檸檬樹的等待
  曝光傾城
  停轉之日
  綁在雲端的思念
幻之旖夢
  魈夏
  長安幻夜·江東之虎(上)
古之笙歌
  越女鏡心
漫主義
  日下綺羅(一)
落落散文
我的心情志
  09校園幻想
  午茶會
我的任意貼
我的排行榜
精品
  阿狸·如果愛·種子·燈
筆邊遊戲
  阿梗·抽屜·於彥舒·天宮雁
塗鴉館
  我在上海漂
文所未聞
編輯部故事

【書摘】
  31
  罕井勤第一次見到涼時,還是個小學生。他比姐姐響小15歲,長涼8歲。因為年紀相近,又沒有其他兄弟姐妹,勤對涼從小便關愛有加,代替不時忙於工作的姐姐照顧涼,簡直像貼身侍衛一樣有求必應,隨傳隨到。
  到了呀呀學語的年齡,涼開口的晚,勤也不急躁,耐心地教她。學會的第一個稱呼是“勤勤”。
  響於是對弟弟說:“瞧你這麼熱心,我看,就別帶這孩子去入籍了。將來嫁回本家,由你來當戶主,正好改掉女生繼承的傳統。一舉兩得。”
  “啊啊啊!”勤的雙手飛快的捂住在地上爬來爬去追趕玩具火車的涼的耳朵,“別在小孩面前說這麼邪惡的話啦。姐姐真是的。”
  “有什麼關繫。”響悠哉地回答,“反正我們是罕井家的人嘛,不做點驚世駭俗的事有違傳統喔。”
  尚且年幼的涼並不理解周遭發生的一切。
  她隻是一口咬住勤的手指,逐漸使力,並對男生臉上喫痛的表情感到莫名悵然。
  勤望著手指上的牙印,堅信不疑這小家伙會長成為活潑又開朗的少年。
  當然這個願望落空了。
  年滿5歲,涼得到人生中第一個寵物倉鼠。一日,她在自家後院的遊泳池獨自玩耍,劃了會兒水,覺得無聊,便到岸邊提起倉鼠籠,握住頂端,將下半部緩緩降入水中。倉鼠痛苦的掙扎了幾分鐘,停止了抽搐。她將籠子放回岸邊,細細地盯著尸體。它不動了,她更覺無聊,正要找點別的事做,發現為她拿來浴巾和飲料的勤就站在不遠處驚訝地望著這一幕。
  為什麼是這樣的表情?她想。不可以這樣做嗎?
  勤幾步來到涼身邊,將她抱離倉鼠的尸體,蒙住眼睛:“別看。”
  涼推開勤的手,抬頭直視他:“死了。”
  “沒有沒有。隻是睡著了。”他說。
  “死了。”涼重復,“我殺死了。”
  “……那是不小心的。沒關繫。不需要告訴媽媽,我們再去買一隻就好。”
  “不能殺嗎?”
  “噓……”
  勤用浴巾圈主瘦小的女孩,收緊手臂,說不出話,像在責怪自己的疏忽釀成悲劇。他隱約明白這件意外其中的含義,知道涼即將踏上自己無法保護的另一條路,並為此懊惱不已。涼的臉頰貼上勤的後頸。他沒有受到責備,但卻大概知道自己做錯了。因為勤露出了那個表情,那個被咬住手指般的痛楚的表情。
  接下來是長達一年的尋醫問診,心理測試。母親與醫生討論病情的時候,涼就拉著勤的手茫然地站在走廊,像被罰站。
  “別難過。”他說,“你沒有做錯。隻是生病,很快會好起來。”
  “嗯。”她僵硬地點頭,“什麼是難過?”
  “……”
  “勤勤。”她搖動他的手,“什麼是難過。”
  “噓……”他蹲下身,自己的額頭抵住她的,皺緊的眉間懸著酸楚的無力感,“別擔心,很快就會好。”
  涼點頭。她沒理由不相信他。
  那之後不久,勤出國留學。與媽媽一起前去送行的涼,胸口並沒有離別的哀傷。她突然明白自己的不同之處,並希望至少可以為無法每天看到勤勤感到焦躁。但一無所獲。
  她隻是望著他拖走行李的背影,用力咬住手指,想著,這就叫做難過。
  再見面是7年後,大學畢業。他剛下飛機就接到姐姐的電話,說她正在醫院,請他去學校接被留校訓導的“攜帶老鼠尸體並毆打同學至手臂骨折”的涼。束手無策的老師無奈的訴苦,羅列出涼對同學使用暴力、厭惡群體活動的種種惡行。他也不打斷,等著對方說完,平緩的開口:“老師的意思是,我們家小涼有問題麼?”
  “她與大家不同,又很難融入集體。這種情況,隻怕以後會越來越糟糕。”
  “每個小孩應該都與別人不同。”
  “……”
  “硬要他們變得一樣也不一定是件好事。這次是我們家涼做的不對,我會跟她好好說明。”
  “……”
  “不同的小孩應該享有不同的教育方式,到底學校還是為了培養學生存在,而不是相反。要學生按照統一規範格式化自己,那學校不就成了監獄麼?老師你說呢?”
  “……”
  “當然並不是說這是老師的錯。我們是相信這裡可以提供最好的教育纔把小涼送到優秀的學校和老師身邊來。”他不動聲色地遞出印著“罕井建設”的名片,“如果有時請務必隨時聯絡我。給你添麻煩了,真是很抱歉。”
  辦公室外,灑滿夕陽的走廊盡頭,涼靠牆站著,書包倚在小腿上,沉靜的側影就像融進牆壁,了無生氣。聽到腳步聲,她轉過身辨認了一會兒,徑直走到勤面前兩步遠處停下。
  “舅舅。”她開口,凌亂的劉海蓋住前額與眉毛,目光深沉地望著對方。
  想說的話被冷硬的稱謂打亂了次序。勤伸出的本要放在涼肩膀上的手,向下移了幾公分,接過她的書包:“是叫青海吧?受傷的女孩子。媽媽正在醫院看她,所以我來接你。”
  “嗯。”她點頭,跟在他身後,看著與記憶中不同的身影若有所思。
  “被老師找麻煩了嗎?”
  “沒有。”沒人會找罕井家的麻煩。也因為如此,與同學的關繫愈加惡化。
  “那就好。”他說,與他並肩站在街口。流動的人群與噪音填補了沉默。
  好一會兒,久別重逢的尷尬被若有似無交談衝淡,他終於能抬起手掌覆上她的頭頂:“餓了吧?”
  “嗯。”
  “蓮稻今天請假,我們先出去喫點東西再回家吧。”
  涼並不回答,隻直直望著他,說:“舅舅。”
  “……嗯?”
  “……”她沉默片刻,像在確認他的存在。
  “怎麼了?”
  “……你還會離開嗎?”
  “不會了。”
  “回到山上住?”
  “對呀。”
  “一直住?”
  “對呀。怎麼了嗎?”
  “好。”她說,眼神透出一絲生氣,“喫東西吧。”
  32
  親愛的MK女王:
  人的本質是自私還是無私的?要怎麼證明這件事?
  鼕夜上
  鼕夜:
  自私。你們的問題不都是關於自己的麼?
  全知之神MK女王
  33
  深秋傍晚的風清冷緊密。但當旬溥跌跌撞撞地找到被山林與草木層層包圍著的大宅時,已經滿頭大汗,精疲力盡。一路上詢問的人將他引向越來越偏僻的山路,他幾乎認為摩依給他的地址是荒郊野外的鬼屋。
  來應門的裕夏滿眼驚訝,忘了邀請客人進門。旬溥笑:“嗨,意外吧。”一個側身,從裕夏與門板的空隙間鑽進屋去,邊擦汗邊四處張望,“真難找啊。這是什麼鬼地方?連個電話也沒有!”
  裕夏回不過神。在大宅生活的幾個月,適應了疏離的氣氛,對旬溥的熱絡一時難以接受,甚至對缺乏禮貌的行為產生抵觸。她僵硬地回答:“這是我家。”旬溥回頭,間她神色茫然,恢復嚴肅:“你還好吧?”
  ……上一次他這麼問她,已經是半年前的事。
  父母去世後不久,裕夏接到素未謀面的勤舅舅的電話,表示隻要她願意,隨時可以搬去和姐姐住。百日未滿,她退了學,將所有不能帶走的東西打包變賣。房子裡很快隻剩下幾個紙箱,一張床,與父母親的遺像。她整日除了睡覺就是哭泣,幾日不見,瘦了一圈。於是,鄰居將裕夏接到自己家中暫住。旬溥把臥室讓出來,說:“門不要關嚴,我就在客廳,有事叫我就行啦。你要開著燈睡嗎?”
  裕夏搖搖頭,眼睛腫得睜不開。
  入夜,她昏昏沉沉地醒來,聽見隔壁有爭吵聲。
  “叫她的親戚滾蛋不就行了嗎?這麼久不聯絡,突然冒出來的人怎麼信得過?!”
  是旬溥的聲音。
  “你媽媽已經陪裕夏去跟人家見過面了。不會有錯!你不要胡鬧。”
  “由我們來收養纔對!怎麼能交給那種自稱是親戚的人?萬一是壞人怎麼辦?你們是笨蛋啊?媽也真是的,怎麼不阻止?”
商品簡介由 了得購物網 台灣店 所提供

相關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