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量世界(改版)

丈量世界(改版)

作者:闕旭玲, 丹尼爾.凱曼,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0-05-27

定價 280 元, 最低 221 元起... iRead 灰熊愛讀書 完整列出比價資訊...

商品條碼:4717702071370
分類標籤:文學 » 詩詞曲賦 » 文學總論 » 繪本文學 » 國學總論

 

內容簡介

丈量世界(改版)
最奇怪又好看的小說,打破你的想像極限
德國20年來最暢銷的小說,刷新自二次大戰後文學銷售新記錄
《出版趨勢》調查全歐暢銷書排行榜冠軍
銷售突破兩百萬冊,全球版權售出40國!
盤據明鏡週刊文學類暢銷書榜冠軍逾30週,獨霸文學排行榜前三名60週

揭開山脈、星空的真相,需要的是一枝筆還是一支船隊?
天才遇上頑童,奇怪的人性冒險即將啟航
你是否有足夠的好奇心,來挑戰你的世界?

十八世紀末,兩位德國青年分別以自己的方式「丈量世界」。一位是探險家亞歷山大‧封‧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 1768-1859),一位是數學家暨天文學家卡爾‧費德烈‧高斯(Carl Friedrich Gaus, 1777- 1855)。
洪堡親赴原始森林,深入奧利諾科河,以身試毒,計算土著身上的頭蝨,探勘洞穴,攀登火山,經歷千驚萬險,目睹海怪出沒,與食人族歡聚一堂。
高斯自小天賦異稟,不需要離開家門,卻能證明出空間是曲面的。他少了女人就活不下去,卻在新婚之夜為了要記下某個靈光閃現的公式而跳下床。
洪堡被譽為「哥倫布第二」,高斯被認為是自牛頓以來最偉大的數學天才。一八二八年,兩人年事已高,同享學術盛譽,而且還各有各的一點臭脾氣。兩人首次在柏林碰面,但高斯人還沒離開馬車,卻已捲入拿破崙戰敗後混亂不堪的德國政局。
兩位天才的頂尖對決!一場精采絕倫的世界冒險!〈專文推薦〉
以狂飆歲月呈現生命的深沉                  陳雨航

德國作家丹尼爾.凱曼的《丈量世界》可視為對數學家/天文學家高斯和科學家/探險家洪堡所立的「雙傳」,卻是以小說行之。
歷史名人的小說化屢見不鮮,以十九世紀歐洲為背景的,這兩、三年譯成中文的就有南非作家柯慈的《聖彼得堡的文豪》和愛爾蘭作家托賓的《大師》,分別以一個驚心事件或幾年時光的生活切片,來追索杜思妥也夫斯基和亨利詹姆斯兩位小說家的內心世界。以真實人物為主的小說,需要結合史實資料和想像力,《丈量世界》主人翁的精采傳奇和他們所生存的變動時代,先天上使小說的意象豐富且多姿。
十八世紀末十九世紀初葉,地球還有許多邊陲,宇宙還有更多未知,正是許多探險家和科學家大展身手的時代。德國(統一前)的高斯和洪堡是其中的佼佼者。
被譽為「數學王子」的高斯,雖然出身窮苦平民,卻是數學神童,十幾歲時多次解開數學難題,二十出頭出版《算學研究》,即已完成他數學上的畢生傑作,然後轉向研究天文學,長期觀測星球,解明許多天體運行的原理,經由計算,推測行星的軌道和位置。是科學家也是探險家的洪堡,出身富有貴族家庭,於十八、十九世紀之交,與邦普蘭結伴到南美洲探險,以科學儀器測繪地理、氣候,研究動植物等自然生態,並攀登欽博拉索山創造前此未有記錄的高度,回返歐洲後,他的研究和探險仍然持續到他的暮年。
主角是數學家、科學家,小說對他們這部分的成就都以淺顯易懂的文字敘述和比喻,作者著力的毋寧是他們波瀾壯闊同時又不乏磨難的人生。於是我們看到高斯撫著痛苦的臉頰,因為理髮師(沒錯,那是沒有牙醫的時代)用鉗子錯拔了他的牙齒;我們看到他嫖妓;我們看到他想到重要的原理而從溫存中的女子身邊起身;我們看到他去見一個行為奇怪的小老頭——大哲學家康德……於是我們也看到洪堡在亞馬遜河上行舟,帶著造型與他截然不同的嚮導;我們看到他被永遠揮之不去的蚊蟲叮咬;我們看到他帶著他那不離身的奇特儀器,踩在海拔五千八百公尺高峰上的深雪中;我們看到他在叢林裏躲避著美洲豹和食人族;我們看到他以名滿天下之姿,在回程中拜訪一個落後地區立國不久的總統湯瑪斯.傑佛遜……
傳奇從一八二八年兩位大師的第一次會面開端,平行倒敘兩人一靜一動充滿驚奇的前半生,等回到會面點之後,繼續他們之間心靈、智慧碰撞的火花,他們在社會思潮變化和政治動亂下受到的影響,他們的互動和友誼,以及料想不到且深具意義的結局。
兩位大師生命歷程固然大為不同,卻有相通之處,那就是他們都花了數十年的歲月在丈量世界,高斯在家鄉測量土地,洪堡則遠赴西班牙和南美新世界。從實體推而廣之,他們也在丈量宇宙,丈量他們(還有許多其他的人)所拓展的知識世界。
這種求知的熱情來自對理性世界的服膺,一如高斯老是抱怨「人們根本不想應用自己的理解力,……不想思考」,一如洪堡不放過他所經的每一座山,他說,一座山,如果人們對它一無所知,不知道它有多高,這對理性是一種侮辱,會讓他感到非常不安。這種態度後來就演變成理直氣壯的:「因為想知道,所以要知道。」
在幽默並充滿警語的字裡行間,作者試圖揣摩兩位主人翁對人生的觀照。似乎天縱的才情也不能使他們在青春正盛之時免於孤寂和沮喪。高斯在《算學研究》完成前夕突然有所感觸,覺得科學、他的研究、甚至他整個人生都好陌生、好多餘。洪堡會懷疑:「我們的豐功偉業終將毫無用處,不管我們如何功成名就,最後終會消失,……腐朽、灰飛湮滅。」高斯研究概率的計算,得出一個人生結論:大家總認為,我們的存在方式是由自己決定的,我們開創人生,努力賺錢,娶妻生子,然後衰老死亡,但實際上自然法則主宰我們。
宿命如此,人如何面對?洪堡說,沒有人生來具有使命,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是下定決心去假裝自己有一項使命,一直假裝到連自己都信以為真。為了達成使命,他必須付出代價,刻苦自己,對自己殘酷。
英雄遲暮,人生來到它悲哀的一面,思考不再敏銳,探險不再自由,於是天才的生命熟成,面對人世有了寬容,對知識有了謙遜。
他們理應有寬容和謙遜,因為諸如高斯之前的幾個數學神童,面對幾乎是上帝代言者的高斯,洪堡老是被世人忽略的密切探險夥伴邦普蘭,那種痛苦的瑜亮情節,然而他們都超越了薩利耶里面對阿瑪迪斯.莫札特的嫉恨,選擇了愛上帝選擇的天才。
丹尼爾.凱曼以高斯和洪堡狂飆的歲月呈現了生命的深沉。
歸納與演繹,實證與推理;到底那一種取徑才是通向真理的王道呢?這麼重大的方法論問題竟然被丹尼爾‧凱曼變成了一部小說的主題。在《丈量世界》這部精巧、溫柔但又視野宏闊的佳構裡面,洪堡和高斯這兩位不世出的天才分別被寫成了這兩種逼近真理方式的道成肉身,各有困惑,各具深情,還理論與科學一個最具體最人性的本來面目。丹尼爾‧凱曼那幾可亂真的歷史細節和飽蘊同情的角度,使得這本書就像是一首寫給啟蒙運動的輓歌。我們如何得到知識?知識是可能的嗎?或許,最後的重點已不在於孰是孰非,而在於潛埋在一切人類知識活動背後的心智之激情。——作家、主持人梁文道
商品簡介由 iRead 灰熊愛讀書 所提供

相關書籍